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论第司·桑杰嘉措之历史地位   

2007-03-26 00:08:33|  分类: 藏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第司·桑杰嘉措之历史地位

康珠才让

(作者简介:康珠才让,男,中央民族大学藏学研究院。)

 

  十七世纪后半期,第五辈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圆寂前后,自公元1679年桑杰嘉措以第司身份代理达赖喇嘛主持全藏统一的第司政权至1703年,历时二十五年间,他为西藏的社会和平和安定,繁荣昌盛而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奋斗的一生,在藏族文明进程史上留下了不朽的功勋,是藏族人民深为怀念的一位智勇双全的第司。

 

  一、第司时期的西藏政局

  “整个明代西藏各地方势力之间争夺领导权,进行多次区域性的战争。” [1]“这时,以噶玛噶举和藏巴汗相互结合为一方,和以阐化王支持的格鲁派为一方,形成两军对垒,相互倾轧。他们这两大派又各自攀引奥援,以为后盾,主要争取的对象是蒙古汗王公。”[1] 当时的蒙古汗王和西藏喇嘛之间是互相利用、互相攀援的。固始汗的蒙古军队支持的格鲁派政权也不甚巩固,“先是噶尔巴分子起兵于西北,接着工布人又起兵于东南。”[1]公元1642年2月7日,固始汗率军攻取日喀则,把藏巴汗杀死,以绝后患。至此才真正解除藏巴汗对格鲁派的威胁。于是“固始汗驻兵于拉萨北部的达木(今当雄县),掌握西藏政权,将西藏全部赋税和收入奉达赖喇嘛,充宗教活动经费。固始汗和达赖喇嘛共同指派第司索南饶登管理西藏的行政事务。”[1]就是说,当时的固始汗完全掌握实权,利用达赖喇嘛和班禅喇嘛共同统治着格鲁派政权下的西藏。

  公元1654年12月7日,固始汗病死于拉萨,终年73岁。他死后,其子互相争位,结果作出了妥协决定,即“由扎西巴图主事青海和硕特部,达延汗留藏支持藏事。”[1]1668年达延汗病死,又其儿子达赖汗继位(有说固始汗次子),1701年达赖汗死,其子拉藏汗继位。蒙古汗王们代辈继承汗位,从不愿意放弃在西藏的特殊权利和特殊地位。而西藏的僧俗官员们又很不愿意受蒙古汗王们的摆布,于是不可避免地爆发统治阶级内部酝酿已久的争权斗争。蒙藏统治者都力图加强自己势力以削弱对方在西藏的势力,他们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夺取西藏的政权。

 

  二、桑杰嘉措出生及出任第司

  桑杰嘉措,于藏历十一饶迥阴土蛇年,即公元1653年(清顺治十年),出身于拉萨北郊的大贵族仲麦巴家中,父名阿苏,母亲布赤甲姆,其叔叔是曾任第司政权的第二任第司仲麦巴·陈列嘉措,权势显赫。他自年幼就在叔叔的精心培养下,受到了很好的藏族文化的教育和熏陶。

  公元1660年(顺治十七年),桑杰嘉措八岁时,被送到了布达拉宫,在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的亲自培养下,开始了非常严格的、全面的、系统的显密佛经和政治,宗教事务的教育及训练。因被五世达赖喇嘛钟爱,为他聘请了学识渊博,德高望重的大学者授教,从五世达赖喇嘛的这些举动可以看出“他不仅仅想把桑杰嘉措培养成为佛教学者,而且想把它训练成一个学识渊博,具有果断的政治魄力和敏锐干练的办事能力的活动家。”[1]说明他在全力以赴地为自己培养接班人。除了佛学教程所必须学习的以外,他还广泛地涉梵文、诗学、医药、天文、历算、文学、历史等各门学科,由于他的聪颖和刻苦,没有辜负五世达赖喇嘛期望而成为得意门生和接班人。

  公元1669年(清康熙八年),第司政权第三任第司罗桑嘉措辞职时,五世达赖喇嘛就指定桑杰嘉措担任第司职位。可见,当时桑杰嘉措已经是一名很有能力的精干青年。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想象,达赖喇嘛很希望桑杰嘉措尽快胜任第司职位,成为他得力的政治助手。然而,限于当时政治条件尚未成熟,特别是由于硕和特部的达赖汗方面没有同意他出任第司,聪明的桑杰嘉措就以“自己年纪轻,阅历不够”为理由,明智地推辞了这一使命。于是,一位缓冲人物即寺院总管罗桑金巴担任了第四任第司。

  公元1679年第四任第司罗桑金巴辞职。此时,五世达赖喇嘛已经有充分的准备和足够的把握让桑杰嘉措出任第司,为此“五世达赖喇嘛专门颁发一份文告,详细地向三大寺院僧众介绍了桑杰嘉措的虔敬的品质和优异的学识,干练的工作能力,要求僧众支持他继任第司。”[1]在五世达赖喇嘛的努力和提隽下,年仅二十七岁的桑杰嘉措终于顺利担任了第司政权第五任第司。“在任命书上当众加盖达赖本人的金汁双手掌大印,连同法王大印交给桑杰嘉措以当佛爷的命令手谕,在大会上五世达赖喇嘛明确宣布:我年岁已高,今后一切国事皆由第司主之,全体僧俗官员一律听从第司的命令。”[2]也就是五世达赖喇嘛还“给予他比过去的第司更高的地位。”[1]

 

  三、关于“第司”

  “第司”又称“第悉”、“第巴”、“第斯”等,均为藏语Sde srid或Sde ba的不同音译。第司是达赖喇嘛和固始汗领导之下的总管全藏行政事务的政府首脑,相当于总理的地位。

“公元1642年3月15日,格鲁派首领们把固始汗以持教王的身份被推上藏王的宝座,统摄全藏的政、军大权,共世袭四世,历时75年。五世达赖喇嘛的强佐(即总管)索南群培(又称吉雪八)被任命为第司,总理政务,第司地方政权正式成立。”[2]从此历任第司分别有:

  第一任索南群培(索南饶登),1642年——1659年在位;

  第二任陈列嘉措,1658年——1669年在位;

  第三任罗桑土登,1669年——1675年在位;

  第四任罗桑金巴,1675年——1678年在位;

  第五任桑杰嘉措,1679年——1703年在位;

  第六任阿旺仁钦,1703年——1705年在位;

  第七任隆素巴,  1707年——1717年在位;

  第八任拉杰饶登(达孜巴),1717年——1720年在位。

  在当时的西藏,第司的职权实际上是总揽西藏政务和具体执行人,又要辅佐达赖喇嘛处理日常行政事务,有时就成了达赖喇嘛的全权行使职权代理人。自公元1642年设置第司职位至清朝政府在平定准噶尔之乱后,于1721年废除了第司职位,领设“噶厦”机构和噶伦来代替第司主管藏政。

 

  四、第司·桑杰嘉措秘丧及原因

  公元1682年2月25日,五世达赖喇嘛阿旺罗桑嘉措因病于布达拉宫圆寂,享年66岁。他的逝世在当时的西藏是一个严重的问题。首先,“拉萨当局和拉达克之间战争尚未结束,蒙古和硕特达赖汗之弟肝丹才旺正在统帅军旅,督师于外,一旦宣布达赖喇嘛逝世的消息,就会影响战局,且无法控制。” [1]本来第司·桑杰嘉措主要依靠达赖喇嘛的声望和跟清王朝的密切关系来对付蒙古和硕特汗王的,如现在宣布达赖喇嘛逝世的消息,第司·桑杰嘉措肯定会失去统治西藏的实权,使蒙古人有机可乘。当时,准噶尔部噶尔丹汗曾经是第司·桑杰嘉措的同学,第司·桑杰嘉措利用他来钳制和硕特势力,但他们凭恃的却主要是五世达赖喇嘛的号召力,宣布达赖喇嘛逝世则噶尔丹亦可能不再受桑杰嘉措的利用。另外,桑杰嘉措在政治上有敏锐的洞察力,它清楚地看到,四世班禅罗桑却吉坚参于1662年圆寂,五世班禅罗桑益西还很年轻,“不谙政事。”在这时的西藏,只有他才能担负统治全藏重任,当五世达赖喇嘛圆寂时,实权掌握在第司桑杰嘉措手中时有其各方面的有利条件和历史原因的。在《五世当达赖喇嘛传》里记载:“达赖将逝世时,也预见他的死将要造成政治上的真空,所以他遗言实行密丧,直到他的转世能够独立掌管政教事务时为止” [3]载明藏统治者间斗争异常尖锐、激烈的情况下,达赖喇嘛向第司做这样的遗言是很有可能的。首先,他始终对第司·桑杰嘉措充满着希望,他相信第司·桑杰嘉措完全能够按照他的意图将西藏统治好。其次,当时正在维修布达拉宫,一旦公布达赖喇嘛圆寂,影响工程按期竣工。再次,当时第司的权威全靠五世达赖喇嘛作靠山,一旦失去权威靠山会引起分裂混乱,大权必将落入他人之手。有人认为:桑杰嘉措为了开脱罪过,蒙骗群众,就在自己著的五世达赖喇嘛传中加进了为自己树立碑文传,开脱责任之词。这一说法是不符合当时实事的,是需值得研究的。在当时的西藏社会,对达赖喇嘛的崇奉是至高无上的,而达赖喇嘛对第司·桑杰嘉措的提携和重任,又使对达赖喇嘛非常感激。所以,他是不至于那样妄为的。因而,我认为桑杰嘉措在传记中的记载是实事的可信的。

  第司·桑杰嘉措看到形势严重,唯恐宣布达赖喇嘛五世转世,与己不利,会失去统治西藏的地位。这说明他能正确地审视度势,为了稳定社会秩序,巩固自己的权势,为了防止生变,他便做出了“秘丧”的决定,将达赖喇嘛去世的重要消息一直扣压十五年。这一事实清楚地记载在桑杰嘉措自己写的《黄疏璃》中。当时,“只有达赖喇嘛的私人侍从纳杰扎仓的僧人和第司才知道达赖喇嘛之死。”[4]其他官员、属民都完全相信第司桑杰嘉措的宣布,即达赖喇嘛在静坐,不能加以干扰。任何人若有特殊、紧急事务要见达赖喇嘛时,只能单独在达赖喇嘛私室拜见。“他们像往常一样去送饭,一切安排得像活着时一模一样。”[4]

  从房子外面,人们象往常一样继续听到不断的铃鼓声,使人们相信他在念经。而在公开场合,他的衣服放在宝座上,“朝见的人就和他亲临一样地举行仪式。” [4]但是从蒙古来的人要求觐见时第司也不好拒绝,于是他们就被允许到达赖喇嘛的居室去朝见。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位那杰扎仓第巴扎热喇嘛装扮五世达赖喇嘛,按正常礼节举行朝见仪式,任何一个来访者从没有在近处见过达赖喇嘛,对达赖喇嘛的朝见就被这种精心安排蒙过了。而所谓觐见过达赖喇嘛的人们,到处散布说达赖喇嘛在静坐,因为他们还看到达赖喇嘛的“官印仍按法定次序摆着。” [4]

  自五世达赖喇嘛圆寂后,第司·桑杰嘉措秘密寻找转世灵童,于1685年在门隅地区找到了一个三岁的孩子,并两次派可靠人去秘密认定,他悄悄地把这孩子弄到囊噶孜,由他亲自派去的老师加以精心教导、培养。

  当时,第司·桑杰嘉措负担着包括达赖喇嘛所管的各种事务,由于他的精明能干和超人的精力,他的各项工作做得无懈可击。第司·桑杰嘉措为了与和硕特抗衡,为了稳定局势,保护自己和格鲁派的利益,作出了秘不发丧的决定“伪言达赖入定,居高阁不见人,凡事传达赖之命以行。” [5]1694他又年用五世达赖喇嘛名义致书康熙皇帝,奏称“因已年迈,国事决策第巴主之,乞赐封爵。” [6]康熙帝封桑杰嘉措为土伯特王,并赐金印:“掌瓦赤喇怛喇达赖喇嘛教弘宣佛法王布忒达阿白迪之印。”[7]桑杰嘉措秘不发丧达10数年间,他手中并无兵力,其行政权也置于和硕特部汗的监护之下。所以在政治上主要借助于清朝中央政府的册封来和自己的政敌和硕特布汗王争权,巩固自己的统治地位。另外,他联合居住在新疆的蒙古准噶尔部汗王噶尔丹,他与第司桑杰嘉措是同学,自年幼起有着很深的友谊。五世达赖喇嘛圆寂后,桑杰嘉措一心想摆脱和硕特部汗王的统治,就联合噶尔丹汗王来钳制打击和硕特的力量,摧毁他们在西藏的势力。公元1696年,清朝便从被俘的噶尔丹随从口中获悉五世达赖喇嘛圆寂已十五年的消息,“康熙帝对第司桑杰嘉措隐丧报致书斥责。” [8]在清朝的指责和各方面被迫下,第司·桑杰嘉措宣布五世达赖喇嘛于1682年圆寂的同时,他又宣布五世达赖喇嘛的转世灵童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近况及即将“坐床”的情况上报了朝廷,清朝政府认为第司·桑杰嘉措是“代理达赖之理事人,”为了安定西藏和使“蒙古亦懽悦,”“惟以不生视为贵”“宽宥其罪。”[9]所以,当时清朝政府也宽宥了第司·桑杰嘉措隐丧不报和助噶尔丹的过错。

  但是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的不良言行,给第司·桑杰嘉措的政敌以可乘之机。他们否认仓央嘉措是五世达赖喇嘛的真正转世,想借此机会废掉仓央嘉措。拉藏汗利用噶尔丹事件和随时给清进言仓央嘉措的放浪行为等,用一切时机对桑杰嘉措采取行动制造舆论,有意给桑杰嘉措制造不良影响,造成皇帝对第司·桑杰嘉措的不信任。

  第司·桑杰嘉措在任期间完成了一项举世闻名的布达拉宫的扩建工程。在吐蕃时期松赞干布在红山上初建了一些建筑物。其后的历代赞普时该建筑遭受雷击,引起火灾。直到五世达赖喇嘛时,达赖喇嘛令第司·索南饶登主持重建工程,历时8年,建成了白宫部分,逐将“甘丹颇章”迁之布达拉宫。此后有第司·桑杰嘉措在此基础上又开始进行了大规模的增修,动员了全藏的人力物力营修红宫部分,动员各类工匠7千余人,耗银达213.4万余两。经过三年的努力,扩建的红宫部分终于在1693年竣工。高耸巍峨,金碧辉煌,气势磅礴,颇具独特建筑艺术和浓郁民族色彩的布达拉宫展现了古代藏族人民的勤劳和智慧,而第司·桑杰嘉措作为续建这座宏伟建筑的主持者,是有很大的贡献的。

  第司·桑杰嘉措还是一位造诣颇深的著名学者。从青年时期,他拜师学医,手不释卷地研读医学典籍。出任“第司”职务以后,于百忙之中,仍念念不忘发展藏族的医学事业,常常废寝忘食地著书立说。在前人研究的基础上,对《四部医典》进行了整理、校对、修订和注释,编著了《医学广论药师佛意庄严四续光明蓝琉璃》、《医学总纲仙家盛宴》和《浦派历算嘉言》(又称《白琉璃》)、《白琉璃释疑问答》、《格鲁派教法史黄琉璃》、《法典明鉴》、《五世达赖喇嘛灵塔记》(又名《布达拉宫志》)、《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传》、《五世达赖喇嘛诗笺》、《医方明》(又名《仙人喜宴》)、《文化史集》、《藏文字帖》、《塑像量度》等20多部有关藏族历史、宗教、文化、医学、医药、天文、历算、法律的著作。藏医学教育也是第司·桑杰嘉措注重发展的一个方面,他在拉萨药王山上建立医学利众寺,开设了多门课程,除了学习书本上的医药学知识外,要求学生临床实践和外地实习,加强交流学习成果等等,培养了一批藏医学工作者。第司·桑杰嘉措不愧是一位成功的“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的继承人”,一位“杰出的天文、历算、医方、工巧学家”,一位学识渊博的“史学家和文学家”。

 

  五、第司·桑杰嘉措之死

  公元1703年在拉萨一年一度的祈愿大法会期间,双方爆发了军事冲突,拉藏汗手下的人将第司·桑杰嘉措的几个亲信杀死,于是第司·桑杰嘉措立即纠集自己的兵力迫使拉藏汗退出拉萨,拉藏汗退去后,整顿了达木蒙古八旗的兵力进攻拉萨,于是一场震惊全藏的军事冲突然爆发了。为了免遭损失,拉萨三大寺院的代表,特别是拉藏汗的经师嘉木样协巴出面调解,才使双方停火。这些冲突后,拉藏汗取得了有利的地位,而第司·桑杰嘉措被逼退位,由其子阿旺仁钦继任第司,但实权仍在桑杰嘉措手中。没过多久,1705拉藏汗及家人同意离开拉萨回青海。1705年七月,拉藏汗家人果真离开了拉萨。其实拉藏汗并没有退回青海的打算,说他同意离开拉萨回青海是一种对第司·桑杰嘉措进行斗争的策略,其目的为了彻底消灭第司·桑杰嘉措及其势力。退到那曲地区住下来,暗中派人到青海调集3万精锐蒙古骑兵,兵分两路向拉萨进攻。第司·桑杰嘉措的大将多吉拉丹率部抗击,兵败战死。第司·桑杰嘉措率一小部退往山南贡嘎地区被拉藏汗王妃次仁扎西率部捉获,押解到拉萨西部堆龙处死,终年42岁。对于他的遇难藏族人民寄予了无限的同情和永久地怀念。

 

 

 

  六、结语

  从五世达赖喇嘛阿旺洛桑嘉措到第司·桑杰嘉措执政期间,西藏社会的主要矛盾是藏、蒙统治阶级间争夺领导权的斗争。他虽死于政敌之手,可他绝不是个别史学家所谓的分裂主义者。恰恰相反,在他与拉藏汗的斗争中,总是把希望寄托在清朝中央政府身上,尤其是1694年以五世达赖喇嘛名义要求康熙皇帝加封自己,说明他是依靠大清政府的威力来跟和硕特汗王争平等的,并没有背叛清朝中央的意图和举动。

第司·桑杰嘉措繁忙而充满政治斗争的短暂一生,把西藏地方分散的政治、经济集权于拉萨,形成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他精通五明、博学多才、主持扩建布达拉宫,整理、编纂和修订了医药、天文、历算、文学、历史、传记、宗教等科技经典,在发展藏族科技文化方面作出了卓越的贡献。他一系列政治活动中所期望的驱除蒙古汗王,由本民族管理本民族的政务的愿望,最终在他逝世后十五年(1720年),在清朝政府的协助下得以实现,结束了蒙古汗王在西藏的统治权。所以,第司·桑杰嘉措是一位西藏社会中卓越的政治活动家和大学者,对藏族历史,乃至对祖国的统一是有贡献的。他的历史地位应是值得肯定的。

 

参考文献

[1]王尧 . 第司·桑杰嘉措[J]:西藏研究,第七期,P14-21

[2]得荣·泽仁邓珠 . 藏族通史·吉祥宝瓶[M]:西藏人民出版社,2001年,P201—213

[3]阿旺洛桑嘉措 . 五世达赖喇嘛传[M]:西藏人民出版社,1989年

[4]桑杰嘉措 . 黄琉璃[M]:中国藏学出版社,1991年。

[5]清实录 . 圣祖朝卷六一

[6]清实录 . 圣祖朝卷五十四

[7]清实录 . 圣祖朝卷一六一

[8]清实录 . 圣祖朝卷一七四

[9]清实录 . 圣祖朝卷一八0

  评论这张
 
阅读(66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