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藏族“卍”(卐)符号的来源   

2007-03-26 00:09:36|  分类: 藏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拉  都

(作者简介:拉都,女,藏族,康定民族师专藏语文系副教授。主要研究方向:藏语言翻译。)

 

     “卍”符号,藏语称“雍仲”或“雍仲拉曲”。在藏族的寺院建筑、民居建筑、帐篷、家具、地毯、服装、石刻、法器、艺术品以及节日、婚礼等庆典活动中,常用“卍”符号。其使用范围极广,使用频率极高。“卍”有单图、也有连图;形状有左旋“卍”,也有右旋“卐”。过去“卍”有两种写法、两种含义。用在佛像上的标志是左旋“卍”,用在苯教上的标志是右旋“卐”。据《辞源》载:“卍”本不是文字,而是佛教如来胸前的符号,意思是吉祥幸福。“卍”又是上古时代许多部落的一种符咒。“卍”在古印度、波斯、希腊等国的历史上均出现过;印度的“卍”出现于印度河文明时期,其出现的时间距今约4500年。中国的“卍”字符,出现时间距今大约也是4500年,它原是抽象蛙肢纹的变形。青海柳湾陶器上的“卍”纹样,就是蛙肢纹的一种抽象变形。

  在人类文化史上,“卍”作为符号由来已久,覆盖区域广泛,许多民族都使用过。对“卍” 符号的来源问题,学术界既有外来说,也有本土说,见解颇多,至今仍莫衷一是。

    一、“卍”符号的外来说

  学术界有人认为:“卍”符号是“泊来品”:即最早源于印度或欧洲。古希腊、波斯、古巴比伦等欧亚许多民族的古文化中均出现过,后来被一些古代宗教所沿用,如婆罗门教、佛教、耆那教等都曾使用。

古代美索不达米亚的货币上有“卍”符号;欧洲进入青铜时代后,“卍”符号成为装饰性符号。在早期基督教艺术和拜占廷艺术中,都可见到“卍”符号;玻里尼西亚人、南美洲和中美洲的马雅人、北美洲的纳瓦霍印第安人,也都用过“卍”符号。早期日耳曼民族共有的神祗托尔,是个雷神,“卍”符号是他的槌子。

  在西亚的新石器时代遗址——伊朗法尔斯省波斯波利斯之南的巴昆遗址,出土有时间不晚于公元前3500年的彩陶,其中有象征生育的女神陶象,她的肩上就有“卐”标记;巴西原始民族卡拉耶人装潢品上也有“杂形“卍”纹样。

  我国著名佛经翻译家鸠摩罗什、玄奘将“卍”符号译为“德”字,强调佛的功德无量。北魏菩提流支译为“万”字。唐武则天长寿二年(693年)定读音为“万”,意为“集天下一切吉祥功德”。首见于佛教经典《华严经》卷六五(八十卷本)《入法界品》:“胸标“卍”字,七处平满”。唐慧苑《华严音义》:“卍本非字,周长寿二年,主上权制此文,著于天枢,音之为万,谓吉祥万德之所集也。” 随唐时期,“卍”在写法上有或左旋,或右旋二种,唐慧琳《一切经音义》卷二十一谓“应以右旋为准”。佛教中多用此符号,象征佛光普照,或作佛教标识。故在中外佛教圣迹之处,佛像的胸部都标有“卍”符号,以示佛的“瑞相”,象征吉祥、光明、神圣和美好。

  据载,“卍”符号于公元4世纪东汉时期,随着佛教的东进而传入中国;因“卍”符号在佛经中有吉祥之义,后来取万德圆满之义。“卍”符号走进中国人的生活与佛经的翻译和佛教的流传有关。也有说藏族的这种“卐”符号崇拜的起源可能与古波斯的火祆教有关,而不是日神崇拜。

希特勒认为雅利安人是最优良的人种,“卍”符号是雅利安人的符号;犹太人是低劣的人种,他在狂热地追求“种族纯洁”时,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排犹运动。二三十年代,他在为德国国家社会主义党设计党旗时,在红布上的白色圆圈中嵌上黑色的“卐”,作为反对犹太人的标志,1935年9月,它成为第三帝国的国旗和徽章。在红白黑三色的“卐”符号旗下,纳粹党的排犹运动,第三帝国等法西斯国家挑起的第二次世界大战,造成人类的浩劫。

 

  二、“卍”符号的本土说

  近年来,中国新石器时代几处遗址,都发现绘有、刻有或印有“卍”符号纹样之后,有人推测它起源于中国,由中国传播到了外域。其理由是:早在6000-7000年以前,甘、青地区的先民们制做的陶器上已有“卍”符号,广东、内蒙等地新石器时代遗址中也发现类似符号,所以,“卍”符号来自本土。“卍”是“巫”字的变体,三千年前甲骨文中的“巫”字,因为“巫“最早是太阳的信使,所以,“巫”字的甲骨文也与“卍”字相近;在我国各地发现的岩画中,如内蒙阴山岩画、云南沧源岩画、广西花山岩画、连云港将军崖岩画、四川珙县岩画等,都画有太阳神或象征太阳神的画像。太阳神一般头部作圆形,光芒四射,或人物执太阳,或画圆日形,圆形中画有“卍”符号。不仅在西北的甘、青陶器图案中发现“卍”符号,而且在中原腹地的新石器遗址中也出现了“卍”符号,还常见于商周甲骨文和青铜铭纹中。故有人认为“卍”符号的崇拜早在佛法传入前就已存在了。

  河姆渡人的太阳和太阳鸟崇拜纹饰,所装饰的生活用具和生产工具还有刻花豆盘和刻纹陶纺轮。这些都是出土于距今近7000年的第四层文化遗址。刻花豆盘为泥质灰陶圆钵形,盘内的旋转“卍”符号与四鸟合一的抽象图案,很像距今7000年与河姆渡文化同期的两河流域苏末尔人四羊合一太阳旋转纹。苏末尔人盆底纹样围绕中心“卍”符号的四鸟衔鱼旋转纹,很像河姆渡人的围绕中心“卍”字的四鸟喙旋转纹。

从考古发现的文物看,隋唐时期,“卍”符号已经成为日常器物的装饰性主题。在铜镜的演化史上,从唐德宗到晚唐时期,流行过“卍”符号镜。在福建德化屈斗官窑遗址,出土了以“卍”符号为装饰的元代粉盒。清代“卍”符号锦大边几何纹栽绒地毯,那上面连绵不断头的“卍”符号。

近几年来,先后在西藏、青海等地陆续发现了古代岩画地点,岩画除动物、太阳、吉祥图案外,还有岩画“卍”符号。如西藏阿里日土县发现的日土岩画就有“卍”符号演变进程序列图。故有学者认为“卍”符号在西藏出现最早,并有着相当深刻的含意。之后在印度、汉地和西方也出现了“卍”符号,但在意义上有很大区别;也有人认为“卍”这个符号当初含有数字意义,被用来表示“九”,“九”为神圣的数字,加以崇拜。

  自唐以后,汉藏等民族服饰中常见“卍”符号纹样,还含有多种寓意。汉族的民间服饰中,“卍”符号经过精心处理,“卍”符号四端延伸绘出各种链锁花纹,绵长不断,含有富贵不断之意。有时“卍”符号还被倾斜处理,或拉长变形,“卍”符号的四方连续图案给人以一种旋转的动感,装饰性很强。

安旭在《藏族服饰艺术》中指出:“卐”纹样一直被认为是汉族传统纹样,人们习惯称它叫花字,其实,它源于藏族先民之一的羌人文化。如果再追溯到更早的年代,在古波斯、希腊、印度地域均能看到它。秦汉以前,青海地区被称为“羌戎之地”,青海马厂文化属羌文化先河。马厂文化遗址分布地区,多为现在藏族聚居地区。至今在后藏地区,尚有藏族同胞把“卐”字纹绣在衣服背部,甚至刺在身上,成为文身符号,在藏族的其它装饰品中也十分常见。

  在西藏林芝县米瑞乡雍珠则村境内的石刻碑上除了刻有藏文以外,碑面下方雕刻有碑座,剖面弧形,高20厘米,宽1.6米。座上雕刻出凸起的“卐”符号11个,带有藏族苯教的色彩。碑上的内容为:在赤德松赞继位之后,工布嘎波王子为维护小邦的利益,特向赞普奏请,重申旧盟:“昔,自兄弟分离,至父祖之时,官、民、人、神未分;至今,幸福昌盛,庶政犹如‘卐’之永固。然而如今,赞普内府诸官员,广课赋敛,横加差役,且有欺侮凌虐者。为使今后永得安宁,务祈大王赐一盟书诏文,以求永远居于安乐也。

在西藏阿里的日土县发现的吐蕃王朝以前的岩画中有“卐”符号,这个发现具有权威性。在这块土地上发现吐蕃王朝以前的“卐”符号。说明这个符号早在佛教传入以前就在西藏存在并与苯教有关。

  卡尔梅·桑木旦博士认为,苯教一个重要教义是把俄木隆仁作为宇宙中心,其标志是九级雍仲山(符号为“卐”),山顶为一块水晶巨石的形状,称坛城。山脚下有4条大江分别向4个方向流去,而且雍仲山周围4个标准方向有4大宫殿,构成俄木隆仁主要区域。这里提到了吐蕃人的一种古老的“方位观”,即以雍仲山为中心,以恒河、印度河、悉达河、博叉河等4条大河分割中心大陆。据此有人推测:雍仲山的地形结构是“卐”最初结构的一种形体模拟物。即“卐” 符号是吐蕃人最早的一种文字地理符号。

   在嘉绒藏区流传着苯教起源于当地的传说。说是很早以前,嘉绒藏区的领主是女神和苯教的传人。他们回到人间来传播苯教。神仙变成了大鹏鸟,生下四个蛋,最后一个是花蛋,名叫拉西拥仲,受其父天神派遣,于鼠年龙日兔时乘龙驾临德足(独脚沟),与女神白龙公主益西扎西结婚,夫妻回拜天神父亲时,天神父亲安排他们去寻找一处为“卐”的地形居住,传播苯教。此传说也与地理有关。

还有一则传说,“卍”符号是藏王松赞干布的大臣禄东赞向唐朝求婚时作为路标而创。后来,这个“卍”符号在藏族地区流传下来,象征着和睦团结、吉祥如意。

  在西藏拉萨大昭寺门前《唐蕃会盟碑》石刻藏文铭文内有“此威德无比雍仲之王威严煊赫”之句。苯教信奉“雍仲”为神灵字,并以左旋之“卐”字纹做代表。古代和近现代藏族民间流行以“雍仲”一词为苯教寺庙名称和苯教信徒的人名。在康区和嘉绒藏区,藏民举行婚礼时,新娘到新郎家要在新娘坐的地方用青稞摆一个“卐”字。据说在木雅,人死后要在死者额头画一个“卐”字。

  也有学界认为:苯教的标识“卐”是古代先民对太阳神的崇拜,逆时针方向是与古代先民对天体运行方向的认知,体现了自然崇拜的精髓。

   “卐”符号随着藏民族文化的历史进程留传了几千年。“卐”作为“永恒”、“永生”的标志有着极其深刻的文化学涵义,在藏民族文化的深层结构里一直影响着人们的思维方式。

综上所述,“卐”符号与宗教有着密切的联系。通过对“卐”符号来源的多种说法比较,我们认为“卐”符号来源于古印度河文明时期,它随着宗教文化的传播而传到世界各地,并在所到之处有所发展和创新,富于了新的含义和内容,形成了具有本土特色的象征符号。

 

参考文献

[1]王克林 . “卍”图案符号源流考[J]:文博,1995年第3期

[2]熊文彬 . 汉隋之间的西藏原始宗教本教题材岩画[A]: 巫鸿 . 汉唐之间的宗教艺术与考古[M]:文物出版社,2000年第1版

[3]夏格旺堆、白伦占堆 . “雍仲”符号文化现象散论[J]:西藏研究,2002年第1期

[4]芮傅明、余太山 . 中西纹饰比较[M]:上海古籍出版社,1995年版

[5]赵国华 . 生殖崇拜文化文化论[M]: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96年4月

[6]凌立 . 藏族吉祥文化[M]:四川民族出版社,2004年9月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