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第八世噶玛巴 密觉多杰  

2007-05-06 18:18:23|  分类: 藏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八世噶玛巴 密觉多杰 (西元1507-1554年)

转世预言

在第七世噶玛巴却扎嘉措圆寂前,他曾在一个胜观中见到当来下生弥勒尊佛。佛说:「我们已接近释迦牟尼佛的末法时代,许多众生堕入恶道,所以你必须化身无量来救度他们。」此外,却扎嘉措也看到了他下一世出生时周边的环境。第二天他醒来后把细节记下,并交给他的摄政。

出生与认证

密觉多杰诞生於藏历火兔年(西元1507,明武宗正德二年)十一月初四清晨,他出生在藏东地方的丹丘省。出生时,当地出现了许多瑞兆,浓郁香气弥漫。在密觉多杰诞生的屋子上出现了一根彩虹的柱子,许多花朵从天而降。这名婴孩抹抹嘴,宣说著:「我就是噶玛巴!」 有关这位不凡孩子的消息很快的传到了第三世锡 杜仁波切扎西已久的耳朵里。他发现孩子的出生地和上一世大宝法王留下的转世预言信函中所述的细节相符合。锡度仁波切决定观察这个孩子,并拜访他的双亲,便派遣了一名使者去看看这名婴孩是否即是噶玛巴的转世。

不久,这名小孩被带往锡度仁波切处,在那儿锡度仁波切问了他几个问题:「父母亲的名字为何?房子附近有任何的棕榈树吗?大门所朝的方向为何?如果附近有条溪流,它流向何方?」随后小孩说:「父亲名为「安姜」,母亲则叫做「阿玛住」;房子周围种有棕榈树;大门朝向东方;附近的小溪也流向东方」,所有的答案均和预言信上的内容一致。 於是锡杜仁波切确定这个孩子就是噶玛巴的转世。

但为了孩子的安全,他要求孩子的双亲严守秘密三个月。他又给孩子的双亲一些加持的药丸、茶、酥油和乳香等,并告诉他们:「酥油茶给孩子喝,并在他面前燃此香,告诉他这是锡度仁波切送来的,然后再给他加持丸。如果他真是噶玛巴的转世,一定会说出一些话,请告诉我他说些什么。」父亲遵照仁波切的指示做了,幼小的噶玛巴念出:「嗳玛吽」三个字,并说:「不要怀疑我,我就是噶玛巴。」这个消息被报告给锡杜仁波切。

在密觉多杰三个月大时锡度仁波切便带他回噶玛贡寺,正式地认证他为噶玛巴。 密觉多杰四个月大时,大禅师「项臣谢颇瓦」也来看这个孩子,谢颊瓦是第七世噶玛巴的亲近弟子。

这名弟子是位隐士,他赠送密觉多杰杵和铃鼓。密觉多杰见到这两件礼物后变得很快乐,并开始非常熟练的摇著手鼓和铃。当时正在举行荟供,谢颇瓦问年幼的噶玛巴:「如果你是噶玛巴的话,是否记得曾在上面的佛殿教了我什么?」密觉多杰回答说:「我教你大手印和那洛六法。」谢颇瓦听到密觉多杰正确无误的回答,非常高兴见到他的老师又回来了。

西元一五一二年当米觉多杰五岁时,密觉多杰受邀至康省东部里沃奇地方的名人洛隆巴处时。在那儿索商仁钦喇嘛问他真正的面目是谁时,密觉多杰闻言立刻大笑,并说:「有时我是莲花生,有时是萨惹哈,另外有些时候,我是噶玛巴。我有许多化身,在藏地有十六个,在藏西有一位领导者也是我的化身。」

第一次法王之争 

同年另有一位来自安多的孩子,孩子的母亲宣称她的小孩才是新的噶玛巴,这个消息很快地传开来。於是嘉察仁波切塔西南佳和喇嘛阳里巴便前往里沃奇,试图将这件事件平息下来,并且立誓在确定出那位才是真正的转世前绝不对两位转世灵童有任何的差别待遇。

然而当他们与这位对手一同晋见密觉多杰时,每个人都不自觉地为他的威严所摄,自然地向密觉多杰顶礼,自此确认了密觉多杰才是真正的噶玛巴。嘉察仁波切正式函告所有噶玛噶举传承的寺院说:「依据莲花生大士的预吉,第八世噶玛巴的名字是米觉多杰」。次年,嘉察仁波切在寺庙的大殿为第八世噶玛巴举行升座仪式。

学习过程

第八世噶玛巴的教育始於七岁时,第一位亲教师锡杜仁波切为他传八戒和一些基本的噶举教法。接著密觉多杰做了一次寺庙之旅,他前往苏曼寺。在那儿,一次有关噶举传承的胜观中,他在定中清楚地明了自己的前世,唤起了他对自己丰富传承的认识。随后桑杰年巴竹投邀请他访问丹扣,桑杰年巴曾受第七世噶玛巴却扎嘉措指定为其下一世的传承持有者,当噶玛巴抵达该地时,受到数以千计的僧侣欢迎及崇敬。

在此初次相会后,密觉多杰和其行营深入康地,他的内在潜能继续受到胜观的启发。在昌住林寺时,密觉多杰於定中见到佛陀,他得到释迦牟尼佛的教法,而佛陀的两大弟子舍利佛和目犍莲都随侍在侧。隔天则於定中见到法称(注2)和迪那嘎(注3)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传授中观给他。有一次在这里,年轻的噶玛巴做了一个重要的梦。梦中空行母告诉他:「你是代表三世一切诸佛事业的化现。」

密觉多杰一行轻装返回里渥切,在此他致力於传法以及慈善工作。后来噶玛巴再次访问他的出生地丹丘。在此他得到一个殊胜的悟境,其中莲师为他揭示其真实的本质:「我是莲花生,你是我主要的弟子嘉瓦却扬。我俩共同的本质是金刚持。」

在拉达克一条巨蛇爬进宫殿中,并且待在那儿不走。皇宫里开了许多次会研商如何将这条巨蛇驱离皇宫,但是没有找到方法。最后一位喇嘛建议不妨请教噶玛巴。於是一个特使团前往贡波,装载了乾梅、杏树和谷物等礼物。噶玛巴写了一封信,上面说著:「大蛇啊!这是我的命令,不要害人,立刻返回自己的地方!」并告诉使者必须在厅外窗户旁大声地朗诵这封信。后来当巨蛇听见信的内容后,开始剧烈地摇动,甚至整座宫殿沉入宫殿旁的湖中。不久,米觉多杰由於忆念杜松虔巴而来到冈波冈拉(冈波雪山)朝圣。他将脚印留在这里的许多岩洞中。

西元一五一六年噶玛巴九岁时,云南地区江沙潭的国王听闻了年轻的噶玛巴的教法后,寄了一封邀请函邀请噶玛巴前往他的国家访问。噶玛巴接受了国王的邀请前去访问,国王派遣了四名将军和一万士兵前往护噶玛巴。

藏历火兔年四月初三日噶玛巴抵达了西藏边境。在那儿他遇见姜王,国王乘著轿子,他的兄弟和叔父则乘坐著大象。两旁均有装饰种颜色的马匹护送著他们。国王在噶玛巴前恭敬他顶礼。当他向噶玛巴行礼时,大象们的拴绳断裂,象群高举象鼻,亦向噶玛巴行三次礼。此刻,天空响起了雷声。噶玛巴在盛大的欢迎和快乐气氛中进入了宫殿,一面由十六个人拖曳的大鼓发出声响,表示对噶玛巴的崇敬。噶玛巴进入宫殿后,洒了一些米,这些米粒马上被人们争相索取。噶玛巴法座就在王和王室成员的旁边,根据该国的礼俗,噶玛巴受到相当地崇敬。

国王给予年轻的噶巴极高的荣誉和许多供养。密觉多杰自然而不造作的威仪给予国王甚大的震撼。国王过去从未发心为佛教做事,先前更曾反对佛教,现在则皈依佛教,并且领受灌项和开示。在这之后,他便决心在其领土内弘扬佛法,并在政治上采取不侵略政策。国王并答应派遣五百名童至西藏,接受训练为比丘,并立誓和邻近的国家维持和平达十三年之久。此外,王还供养国内一百座佛寺的启建。噶玛巴密觉多杰在皇宫中待了七天,将许多事物转化成合乎佛教。在他临走前,噶玛巴承诺七年内会再度拜访这个国度。

经过里塘时,出现了许多的异象,同时噶玛巴遇见了一群人,并指出这群人和他前世便有因缘。当噶玛巴在纽地时,获悉第二世嘉察仁波切圆寂的消息,便写了一封信函告知弟子们应将舍利收集并保存於舍利塔中。接著噶玛巴前往擦林达里,举行了一个纪念宗喀巴和他的两名大弟子达玛仁钦和克主杰的父子三圣人的修法仪式,随后前往仁钦林寺(位在妥垢地方)。

因为希望接受更多的教法和灌顶,噶玛巴写信给锡度祖古,要求桑杰年巴竹投能来传法。西元一五一七年十一月,噶玛巴进入其一生中最重要的教育阶段。密觉多杰自桑杰年巴处接受了「沙弥戒」。桑杰年巴同时为他仔细地解释「普斯帕玛拉」和「卡瑞卡(律藏)」和菩萨戒的意义,并将帝洛巴和那洛巴的教法一并传给了密觉多杰。噶玛巴也详细地研读了时轮金刚续。

虽然桑杰年巴仁波切很富有,但他却是噶举教派的标准苦行者。西元一五一七年起的三年中,密觉多杰从桑杰年巴得到广博而深入的教示,包括轧噶玛噶举传承法教的完整传授。十一岁那年,密觉多杰访问贡波卡拉和嘉腾,并在当地演译因果业力的本性,以及如何超越生死相续的轮回。许多人将噶玛巴的话铭记在心,并成了他的弟子。

三年教学结束后,桑杰年巴竹投在教导噶玛巴这项任务完成在噶玛贡寺圆寂。然而他了无缺憾,因为他确知密觉多杰已完全融贯了他的教法。而藏历土兔年(西元1519年)一月,举行了纪念桑杰年巴竹投的荼昆法会,在法会进行中,他奇迹似地示现,并授予噶玛巴特殊的教法,噶玛巴也同时完全了解了上师教法的实义。数年后,夏玛祖古也圆寂了,住世七十四年。

随后噶玛巴前往碧悠浦、浦尼、柯摩特、羌萨以及嘎登林寺。有一位比丘在一个胜观中告诉密觉多杰,说他在过去的燃灯佛时代曾为莲师。於是密觉多杰问他:「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你从莲花中出生的地点在哪里?你住在哪里?」比丘回答说:「虚空是从哪里来的?」说完便消失了。当在思惟这件事时,噶玛巴悟到千佛中,每一尊佛都伴有一位莲师做为开悟的自然表徵。

当密觉多杰一行人缓慢的通过西康,在这段旅程中噶玛巴为曾教导超过上万人修学佛法。前往擦里朝圣时,他遇见了一群向他顶礼的群众。在这些人之中,有一名小男孩被噶玛巴认证为夏玛的转世。因此噶玛巴带著这名小男孩一同去观看当地一处天然生成的上乐金刚像,并在途中认出了第三世嘉察仁波切扎巴帕久。

在玛尔康密觉多杰用大理石雕塑了一尊他自己的石像,在一次法会中,噶玛巴把雕像放在自己面前,然后问它:「你像我吗?」雕像回答:「是的!当然是!我像你。」然后噶玛巴由剩余的石头上挤下一块来,如同挤奶油一般,然后将自已的手掌和指印留在上面。目前此雕像及石块仍保留在噶玛巴位於印度的驻锡地─锡金隆德寺。

西元1529年,噶玛巴为时年五岁的第五世夏玛祖古衮秋谢拉举行坐床大典。之后噶玛巴也认证了第四世锡杜仁波切-却吉果恰和第四世嘉察仁波切-扎巴多竹,噶玛巴分别为他们举行坐床大典并收作为自己的弟子。密觉多杰写了一部关于律藏的论,一部「般若波罗密多论」、「阿毗达磨论」和「中观论」、以及许多研讨「大手印」和其他相关教法的著作。

虽然蒙古人邀请他前往索波访问,然而密觉多杰并没有时间前往蒙古。他要返回菩提寺,并在一路上参访圣地,然后前往噶玛贡寺。回到噶玛寺后,密觉多杰遇到中国的皇帝明武宗派来的密使。当时明武宗派遣了五百名将官携带金、银、珍珠、圣画像以及僧袍前往晋谒噶玛巴,邀请他到中国访问。此时噶玛巴心中浮现一幅景象 --天空中出现了两个太阳,其中一个迅速地坠至地平线。噶玛巴以此徵兆推断武宗皇帝即将驾崩,於是婉拒了这项邀请,并且吩咐特使迅速返回中国。中国使节十分愤怒,於是将供物取回,返回中国。使节回到中国后发现,噶玛巴的预言完全正确,皇帝和皇后果然刚刚驾崩。

接著密觉多杰由康地来到西藏中部。在桑丁地方,多杰帕莫仁波切供养他一座寺庙。回到祖普后,他发现此寺极待整修,於是便展开修护的工作。后来苏曼聪巴仁波切访问噶玛巴,看到他是上乐金刚的化身。

密觉多杰和第三世噶玛巴相似,皆极喜爱学习各方面的学术。他是一位非常有才华的因明(语言)学家。在仁钦扎西译师的指导下,他精通梵文,此外亦在诗画和雕刻上有相当的成就。做为一位僧人密觉多杰是一个检朴而严肃的榜样,而做为一位大手印的大师,他则完全生活在悟境中,一切生起的现象皆自行解脱。

经过一段时间的行政工作后,密觉多杰和他的随员再度出外游化。他访问了拉德尼的噶当巴寺庙,按著他到冈里托卡,此处乃是宁玛之圣者龙钦巴的闭关处。他在此将脚印以及他的坐骑的蹄印留在山石石上。

接著密觉多杰来到年老的噶玛听列的闭关处。噶玛听列为他传授咕噜咕烈、玛哈嘎拉和毗沙门天王的灌顶。然后他们一起到设在雷谢林「善说寺」的佛学院,密觉多杰并在此传法。次年年底,噶玛巴再度遇到噶玛听列。此次这位长老学者传授米觉多杰那洛巴六法。

二十二岁时,噶玛巴自住持堪钦却竹辛给处领受具足戒,却竹辛给是喀什米尔学者释迦师利的化身。在仪式中,却竹辛给受到噶玛听列的帮忙。却竹辛给非常详细的传授密觉多杰有关「他空见」的教理。他要求密觉多杰弘扬这个非常重要的哲学观念,此见地在觉囊和宁玛的传承中流通甚广。然而由於格鲁传承信徒所持的「自空见」,导致受到他们的攻击。於是「他空见」由传承传下,最后由蒋贡康楚罗卓他耶传给第十五世噶玛巴。康楚仁波切以此观念做为他的:「利美--不分教派」运动的基石。所以米觉多杰可以说是此十九世纪佛教复兴运动之重要先驱者。

然后密觉多杰前往达波些助林佛学院,在那儿他指导弟子研讨更深入的教理。噶玛听列对於密觉多杰的教导影响极大。密觉多杰和他在一起的三年中,曾学习弥勒五论、七部、陈那和法称的因明论释、无著的阿毗达磨论、世亲的阿毗达磨俱舍论、律学、龙树的六大论著、月称的入中论、喜金刚本续、星相学,以及许多大乘和密乘的印度佛教法典。

密觉多杰同时读其他二十五部不同的论著,并完全地理解。除了对印度佛教的深入研究外,噶玛听列也同时介绍了密觉多杰有关哦大译师和萨迦班智达的论著。密觉多杰是一位模范学僧,在这段长而密集的修学期间,他完全保持专注的态度,并经常思惟教法的内容,及其相关的意义。对於深奥难解之处,也锲而不拾的提出质问和讨论,以得到澈底的了悟。

噶玛巴如此用功,以致连吃饭的时间都很少,所以身体有点虚弱。噶玛听列称赞噶玛巴是一位经论大师,密觉多杰则称赞他的老师说:「您正在菩萨的初地,轮回和涅盘的边界。就此事与轮回的关系而言,您已是一位不退转者,具有再来的力量。」

接著密觉多杰缓慢的通过西康,在此他曾教导超过一万人修学佛法。有次,密觉多杰在祖普寺时见到了萨迦班智达(注4),班智达的周围有许多的菩萨环绕著,而密觉多杰从他那学儿到了重要的教法。

修行与著书

密觉多杰的学业结束后,他将大部的时间都用於修行上面。在一个胜观中,空行母带他去见大成就者沙瓦里巴。沙瓦里巴曾把大手印传给梅纪巴,他为密觉多杰指出心性说:「轮回和涅盘皆源於自心。你的心就是智慧,所以在层次上并无任何差异。每一件事皆源於自心。」沙瓦里巴说完就消失了。

密觉多杰的论著极丰,影响力深远,然而有某些部分亦曾引起争论。在二十三岁时,他为:「现观庄严论」做了一部注释,名为:「至尊休息论」,然后他邀请格鲁派的学者色拉杰尊对比书做一评论。於是这位有才华的学者自己也做了一篇论释,其中有言:「噶玛巴是一位崇高的转世上师和论师,因此,我无法批评他。然而在他的邀请之下,我依他的著作」写下了「覆噶玛巴」一文。於是一场有名的学术辩论便在荣耀的噶玛巴和有名的格鲁派学者之间展开。

密觉多杰的论著超过三十卷,比噶玛巴西多十四卷。其中包括声明、内明、阿毗达磨论、中观哲学、艺术和诗学等。他还写下有关大手印的重要法典,并发起艺术界的「噶玛嘎迫--噶玛艺术营」的运动。此外,为了纪念他的上师桑杰年巴,他还著有修心的法本「上师四座瑜珈」。此法成为冈仓传承最重要的教法之一。

请佛住世

西元一五四六年,密觉多杰得到他即将圆寂的微兆,然而由於夏玛仁波切和巴渥仁波切的祈请继续住世利生,所以噶玛巴答应再延长自己的寿命数年。他和他的僧团出发做最后一次噶玛噶举传承寺院之旅。途中密觉多杰告诉他的侍者将其周围的礼仪放宽,因为他希望群众能更容易与他见面。

途中密觉多杰以诗的形式记述许多化的胜观,其中最特殊的一次是他看到上乐金刚坐在金刚亥母的顶上,由上师,也就是上乐金刚放出智慧甘露,使众生对於轮回与涅盘的概念皆转为证悟的智慧,同时有一金刚钩令此智慧坚固不摇。另外在同一个胜观中,他看到轮回被放在一个锅中烹毁,此锅放在一个金刚三角架上。在另一个胜观中,密觉多杰看到八位莲师和八位噶玛巴正在进行一次秘密的传法。

代众生苦

密觉多杰晚年健康转坏,但他仍不断努力工作。西元一五五四年,藏南爆发麻疯病,於是噶玛巴到那里设法消除此疾疫。该地中心有一座黑塔,为四座小塔斯围绕。中间这座塔有一条那伽龙的标志,传说它就是引起麻疯病的原因,两周围的四座塔正代表了它的手和脚。密觉多杰进入塔的中央,以大悲之力将导致产生疾病的不调因素溶入自身。传染病很快消失,於是密觉多杰返回夏玛仁波切的达波谢珠林寺院「讲修寺」。

然而不久,噶玛巴自己开始显示出感染麻疯病的徵兆,很快就不能走路了。他知道自己即将圆寂,於是穿戴起报身佛的服饰和庄严,并以此装饰和弟子相见。接著噶玛巴密觉多杰将他所有的教法均传给夏玛祖古,并任命他为噶玛巴事业的继任者,并且将他的个人书籍,圣物、法器以及有关下一世转世的预言信悉数交给了夏玛祖古,随后噶玛巴则准备离开这个世界。

藏历木虎年八月二十三日正午,噶玛巴於属於夏玛仁波切的达波些助林佛学院圆寂,住世四十七岁。他的法体在祖普荼毗,当时,天空出现瑞兆,荼毗后出现了珍贵的舍利夏玛仁波切将其舍利安置於银制的舍利塔中。

第八世噶玛巴著名的弟子有:第五世夏玛仁波切 (1525-1583)夏玛昆秋衍拉、第四世锡杜仁波切 (1524-1585)锡杜却吉勾察、第四世嘉察仁波切嘉察绰巴多、第二世巴渥仁波切巴渥楚拉天瓦、噶玛听列仁波切。此外,他的学生中还有许多艺术家、医师、诗人等,皆深深受到他的影响。

(注1) ”嗳玛吽”是普贤菩萨的”种子声

(注2) 一位精神证悟成就极高的上师和译师

(注3) 来自南印的因明学者

(注4) 藏传佛教萨迦派的创建者,即贡噶嘉称

  评论这张
 
阅读(18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