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第十六世噶玛巴 让琼利佩多杰  

2007-05-06 18:24:53|  分类: 藏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六世噶玛巴 让琼利佩多杰

 

出生、认证、学习

让琼利佩多杰於藏历木鼠年(西元1924年)六月十五日诞生於藏东德格阿图宫殿附近的止朱河畔的登寇。父亲澈旺巴究,母亲噶桑秋东。当噶玛巴尚未降世时,人们就可以听到从母胎传来的六字真言的持咒声。

此时天空下著微雨,四周出现著彩虹瑞兆:有些延伸到帐篷上方;有些则位在宫殿上方。当让琼利配多杰出生后,他走了七步,说道:「母亲,母亲!我就要入世!」,噶玛巴沐浴的净水弹指间变成牛奶,噶玛巴的母亲立刻拿起一件毛毯裹住这名婴孩。因为了解这名小孩诞生的不可思议,因此整个家族宣称诞生了一名女婴,以保护让琼利配多杰不受到有心人士及邪恶外道的侵扰迫害。

在嘉华噶玛巴让琼利佩多杰降生的同时,已经有人宣布他的小孩是噶玛巴,并入於西藏祖普寺中。祖普寺的长老喇嘛,碍於孩童之父的强大权势,虽不敢反抗,然而暗中观察小孩,发现其言行举止、精神造诣,并无过人之处,与一般小孩无异。此时,相关人士想到祖普寺后山,有位前世法王的侍者正在闭关,於是他们派遣喇嘛前去请老侍者回来,判断这小孩是否确为大宝法王的转世。

喇嘛到后山向老侍者禀明来意,侍者才表示:「大宝法王的转世预言信函在我手里,你们怎么找到大宝法王的?」因此前世大宝法王所留的预言信函,才由老侍者带下山来,交给锡度与蒋贡仁波切,由两位仁波切共同打开,函中指示:「在祖普寺东方近河之处,有一个长久隶属於「巴渥颠玛由姜托果」和「林喀沙尔」大臣的领地,在名为帕的山丘上,一幢泥土制成,且装饰有藏文字母“阿”及“图”的房子,一个具有宗教背景的皇室家族。我将诞生於藏历木鼠年六月十五日。」

锡度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於禅观中,都得到「阿都」皇宫的清晰景像,於是派出迎请转世灵童的队伍前往寻找。他们根据转世信函找到了这个皇族,请出小孩,发现一切皆与预言信的指示相符,於是确认了第十六世大宝法王的转世,找寻任务终告完成。此时,他已住在宫殿中数年,并受到父母细心照料。

噶玛巴七岁的时候,锡度仁波切和蒋贡康楚仁波切拜访阿都皇宫,并为噶玛巴举行剃发仪式。阴铁羊年一月二十七日,噶玛巴接受金刚亥母灌顶,并正式受沙弥戒。之后,钦哲仁波切、仁本列雪嘉察和东叶嘉察桑雍,共同呈献原属大宝法王的僧袍与黑宝冠。

二月初八噶玛巴一行人抵达八蚌寺。四日后在八蚌寺大殿举行升座大典,数千名信徒在这个殊胜吉祥庄严盛会上,向嘉华噶玛巴献出最上虔诚的礼敬。四月二十二日,锡度仁波切陪同噶玛巴前往祖普寺,沿途参访了许多寺院和圣地。在康地和祖普两地中央的吉那贡寺里,数百名喇嘛及寺里的秘书欢迎新的转世噶玛巴。隔日六月十三日,噶玛巴举行了此生第一次的“黑宝冠仪式”。当时天空布满了彩虹,许多花朵也从天而降,数千人亲眼目睹这令人惊奇的景象。

噶玛巴前往拉萨晋见十三世嘉华仁波切陛下。当他们二人初次见面时,噶玛巴头戴“耐舒”,即小帽,但是嘉华仁波切却见到耐舒帽上另有一帽子,当嘉华噶玛巴依传统顶礼时,所有在场会众都看见他把帽子脱了下来,然而嘉华仁波切陛下却问他,「为何不把另一顶帽子也一并脱下?」同时将这顶额外的帽子指给他的大臣看,说他看见还有另一顶法帽在噶玛巴顶上。因为传统礼貌上,晋见嘉华仁波切按照惯例,是必须将所有的帽子脱掉的。随侍一再告诉嘉华仁波切陛下,噶玛巴的帽子已经脱下来了。当噶玛巴向嘉华仁波切顶礼时,旁人见到他脱掉小帽,但随后嘉华仁波切却问他为何不将另外一顶帽子也一并脱下,因为。当时在场的人都强调噶玛巴的确已将帽子脱掉了。后来人们才知嘉华仁波切必定是看见了真正的黑宝冠。黑宝冠只有精神证悟极高的人方可得见,而嘉华仁波切可能以为旁人也和他一样可看见这顶黑宝冠。而嘉华仁波切也举行了“剃发”仪式。

黑宝冠是第一世噶玛巴杜松虔巴开悟时,十万空行母以头发织成而供养,象徵噶玛巴不可思议的精神力量与无上功德;唯有证得一定证量的成就者,方得目睹。第五世噶玛巴曾应明成祖永乐皇帝之邀,前往中国弘法。由於教主的加持,令永乐皇帝也见到教主顶上的黑宝冠。皇帝感动之余,以珍宝仿制一顶实体黑宝冠,让世人虽不具足功德亦可得见。此后,黑宝冠法会遂成为噶玛巴弘法的一项重要活动。

噶玛巴返回祖普寺后,在十一世锡度祖古和竹千米方却吉旺波的主持下,举行了第二次的升座大典。他跟随贡噶仁波切学习达四年之久,噶玛巴精进於经论的研修,这段期间内噶玛巴常告诉他的老师许多有关他自己前世的事迹。

弘法不丹、尼泊尔和印度

1942阳木猴年(西元1944),噶玛巴启程前往札寺和桑耶寺朝圣,尔后又造访了藏南边境的卓渥隆寺,此乃当年大译师玛尔巴的驻锡所在。在此圣地,噶玛巴於禅观中亲见玛尔巴、杰尊密勒日巴与杰尊冈波巴。后,藏历木猴年(西元1944年)噶玛巴前往绰寺和桑耶寺参访,随后又造访了玛尔巴译师驻锡地─藏南的卓渥隆寺,他在那儿曾亲见玛尔巴、密勒日巴和冈波巴等祖师。接著应不丹国王吉美旺秋之邀噶玛巴於阳木猴年(西元1944)前往不丹。同年二月,噶玛巴抵达不丹并访问不丹北部的布塘地区,噶玛巴受到了当地人们温馨地欢迎。在这个殊胜的机缘下,国王祈请噶玛巴举行“黑宝冠仪式”,会中国王亲见噶玛巴许多不可思议的化身与显现。噶玛巴赐予不丹全境祥和与加持,殊胜教法也在不丹永续流传。

藏历木鸡年(西元1945年)九月十一日,锡度仁波切自康地前往祖普寺和噶玛巴会面。二十三岁时,噶玛巴领受了具足戒,并得到「噶举大手印」的最高教法与灌顶以及噶举派许多高深教法的灌顶和讲解。火猪年(西元1947年)噶玛巴前往藏西提欧,锡度祖古则告别噶玛巴返回康地。

阳土鼠年(西元1948)一月三十日,噶玛巴前往印度西北的瑞瓦萨尔,在该处停留数日,并举行了殊胜的莲师荟供,数以千计的信众前来领受加持。法会期间,当地许多信众皆目睹石壁中爬出许多白蛇,昂首不动,似乎也在聆听大宝法王开示;而附近湖泊则涌现如山的波涛,此乃湖中龙神前来领受法益使然。

弘法藏北、中国、和印度

噶玛巴邀请蒋贡康楚仁波切到祖普寺为授进一步的教法。噶玛巴从蒋贡康楚仁波切处,习得「那诺六法」及最秘密的口耳传承。藏历阳水龙年四月二十九日(西元1952),噶玛巴应邀访问藏北昌地,并在该处举行黑宝冠法会,加持与会信众。

藏历阳水蛇年四月十八日(西元1953),噶玛巴决定到拉萨会见第十四世嘉华仁波切陛下天津嘉措,并接受嘉华仁波切陛下时轮金刚的灌顶供养。同年八月二十五日,噶玛巴回到祖普寺,将完整的秋吉宁巴的灌顶、口传、教授,全部传给宁玛巴敏珠寺的琼仁波切。其间,噶玛巴完成了一部珍贵的西藏药典甘露(Men-drup)的制作,并广为流传。

噶玛巴再次造访印度,途中驻锡於德千寺,随即又到锡金雅充的噶居派寺院。一行人从锡金前往印度菩提迦耶、鹿野苑、拘尸那及蓝□尼朝圣,正巧和同去朝圣的嘉瓦喇嘛不期而遇。

第九世桑杰年巴仁波切与第八世察列仁波切被接到祖普寺,此时噶玛巴找到了第十二世嘉察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并在祖普寺为其举行升座大典。此外,噶玛巴也从西钦康楚仁波切之处得到成就者龙钦巴的完整法教。

离开西藏

西元1959年,西藏时局剧变。徒众请求噶玛巴务必出离西藏,噶玛巴宽慰大家:「不要担心,我还没有到必要离开的时候;如果时间到了,我保证会安然离开西藏。」其实噶玛巴是想多留些时日以帮助难民。之后噶玛巴先将年轻的锡度仁波切、以及第九世桑杰年巴仁波切送到不丹,妥为安置。最后,为了保留法教、永续流传,噶玛巴不得不决定迁往较和平的地方。

藏历土猪年二月二十五日(西元1959年),噶玛巴一行人抵达不丹北区的夏杰当(Shabje Thang),受到不丹国王及王后楚廷帕莫的热烈欢迎。

噶玛巴几经深思熟虑,确定锡金将是有助圆满完成使命的最佳选地,尤其考虑当地人民对佛法的虔敬;加上久远之前,莲花生大士曾造访此处,遗留圣迹,因此接受了不丹王后楚廷帕莫的邀请,前往刚托(Gangtok),而於藏历土猪年四月五日(西元1959)抵达。

隆德新成

西元1971年,随顺来自各国的虔诚佛教徒之请,噶玛巴於新落成的隆德寺举行大藏经的口传、并授予各种灌顶。同年,塑造了一千尊鎏金释迦牟尼佛圣像、印度八十四成就者、西藏六大成就者,以及所有佛教传承祖师等尊像,并以多种圣药、珍宝等,如法装脏,洒净、加持、开光。

弘法西方

1974年,噶玛巴亲率噶居巴众喇嘛,应邀访问欧洲、美洲、及加拿大等西方国家。这是西方人士首度接触藏传佛教,并且领受教主为其所举办的黑宝冠法会。藉由黑宝冠法会之因缘,噶玛巴建立了海外的弘法中心,而令教法广传流布。如同前几世的转世,噶玛巴是佛法追随者的向导、明师、法侣和典范。

噶玛巴应西方弟子之邀,於同年十月十二日抵达哥本哈根和丹麦。接著访问奥斯陆、斯德哥尔摩、欧普撒拉(Uppsala)、哥德堡(Goeteburg)、哥本哈根(Kopenhagen)、罗比(Rodby)、德国、阿姆斯特丹、安特卫普(Antwerpen)、巴黎及里昂。

一月中旬,噶玛巴抵达罗马,预计停留两天。原本对西藏没有什么深刻印象的罗马教皇保罗六世,亦闻名邀请噶玛巴。会见罗马教皇之后,接著前往哥勒门-佛蓝德(Cleremont-Ferrand)、苏黎世、瑞肯(Rikon)、日内瓦、多龙(Dordogene)等地,最后在日内瓦离开欧洲,返回印度。许多西方的弘法中心,皆因噶玛巴的到访而纷纷成立。

西元1976年十一月十七日,噶玛巴应邀抵达纽约,展开首度美国之行。在1977年六月二十日,噶玛巴访问巴黎,并且继续蓝威度(Langwedel)、挪威、及瑞士之行。在奥斯陆附近的海岸边,噶玛巴血糖浓度明显升高,然而他却能敏捷的在石头上跳来跳去,连随侍医生也不能了解,为何噶玛不会昏倒。也许这就是神圣噶玛巴的最佳写照。噶玛巴是一位全知全能者,已然超越凡夫所能理解的境界。

接著噶玛巴继续访问欧洲各地,包括哥本哈根、罗比(Rodby)、阿尔哈斯(Aarhus)、荷兰、威顿(witten)、古宁斯顿(K□igstein)、柏林、维也纳、斯吉布斯(Scheibbs)、缪伽(Muchen)、温特德(Winterthur)、苏瑞其(Zurich)、琴(Genf)、法国、尼赭(Nizza)、圣陶比(St. Tropez)、多龙(Dordogene)、爱克斯(Aix)、蒙特培利尔(Monerpellier)、普来格(Plaige)、波尔多、安特卫普(Antwerpen)、伦敦、威尔斯、雅典。而在1978年一月从巴黎离开欧洲。

1979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噶玛巴让琼利佩多杰亲自主持印度新德里噶玛巴国际佛学院(Karmapa International Buddhist Institute,KIBI)的动土典礼。

1980年五月,噶玛巴再度访问西方。在伦敦、纽约、屋士达、旧金山举办轰动全美的演讲及法会。六月时则在波德(Boulder)弘法。

示现圆寂

菩萨乘愿再来,总是以无限的慈悲,毫无遮掩的示现生老病死,教导人们体会无常。1981年,噶玛巴病情弥笃,却仍担负寺院及闭关中心的整建工程。噶玛巴印制流通了大量经典,其中包括五百部德格版(Dege)的甘珠尔(Kanjur)大藏经,赠与全世界五百座寺院。

即使在生命的最后一个月,噶玛巴仍然精进不懈地弘扬法教,远赴美国芝加哥。当这段期间,噶玛巴藉由自己的瑜伽力量,承担六种致命疾病的煎熬,代受众生恶业与病苦。噶玛巴也让医学家们尝试各种药物治疗,治疗过程中,医生却得此惊人发现:即使再高剂量的镇定剂,对噶玛巴也完全没有效!

1981年十一月五日晚上,当地时间八点三十分,噶玛巴示寂於齐恩市(Zion)的医院。噶玛巴住甚深禅定达三日之久,其间心脏仍保持微温。齐恩市医院的医生们,无不惊讶於这种不可思议的力量。

十一月九日,运送噶玛巴遗体的直升机毗大典。在这四十五天内,噶玛巴的遗体并未倾倒,反而收缩,安住於两尺高的箱子里。从箱子的小窗,可以看见薄纱罩住噶玛巴的面容。昔日昂藏之躯,如今收缩如小孩般大小,这种舍报瑞相,实乃大成就者的证量显现。

在噶玛巴四周唱诵噶举上师金刚颂 (Diamond Song of the Kagyu Masters)及禅修后,箱子被移到寺院屋顶平台,置於一座新塑的荼毗泥塔中。然后请来一位从未接触过这一世噶玛巴的僧人,由他点燃塔下堆积的檀香木。

法会进行到一半时,天空中忽然出现巨大的彩虹环绕太阳,万里无云且乾晴。十六世噶玛巴的心脏,从泥塔面向西藏的方向跃出。上百位仁波切、弟子,从世界各地赶来参加荼毗法会,祈请上师 伟大的噶玛巴早日乘愿再来。

  评论这张
 
阅读(21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