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觉囊派的传承  

2007-05-06 18:33:54|  分类: 藏学史料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觉囊是地名,全名觉摩囊,在西藏日喀则专区的拉孜县境彭措林寺东的一座山沟内,位于雅鲁藏布江南岸。觉囊寺是公元十三世纪时衮邦·吐吉尊追(1243─1313)所建。他初是萨迦派僧,曾为萨迦八思巴弟子。后来他从衮钦·却古沃色听《时轮讲解》和《六支瑜伽》,得到却古沃色暗以他空见解释时轮的教授,经过实修,证悟了他空中观乐空双运之理。他又以他空见讲解《时轮六支瑜伽》。于是遂独成一派,因其驻锡地为觉摩囊后遂称为觉囊派。

他空见最早的创造人为裕莫·木居多吉,公元十二世纪时人,从裕莫起已暗传七代才到衮邦·吐吉尊追。裕莫初是个瑜伽行者,出家更名迪巴杰布,曾亲近索律师等大德甚多。又从克什米尔班钦·达瓦贡布听讲《时轮》法。依达瓦贡布弟子卓敦·南拉孜译师学《时轮本续经》以及注疏要门等,还学《密集》的明炬释和要门等,随后到后藏乌郁地方专修《时轮法》,定中见到空色天身从内显发,又阅《如来藏经》等经,说“一切众生皆本具相好庄严之佛身,名如来藏。于是生起胜义本有之他空见。木居多吉将时轮教授和这种观点暗传给他的儿子达麦夏若,八十二岁卒。

  达麦夏若为裕莫五十八岁时所生之子。幼时则得其父传法灌顶,十六岁时便广讲《时轮》续经及释论,他又将其父所传之他空见传与其弟子南喀沃色。

  南喀沃色又名康萨巴,是一位精通中观的理聚六论,熟练《时轮》续经大疏论的讲演,而且园满三摩地功德之大师,他传弟子是色莫齐瓦。

  色莫齐瓦是达麦夏若之子,名南喀坚赞,从南喀沃色学《时轮》经疏,并勤学噶举派的《那若六法》,得师传授要决亲自实践获得到成就,为一位瑜伽自在者。其弟子为降萨·协饶沃色。降萨·协饶沃色,早年研习各种经论,又长期闭关修静,得色莫齐传授《时轮》的经续讲解以及一切支分,在其初修园满次第时则获得风息自在。协饶以前对《时轮》的传授,极为守密,限制较严,协饶以后才遂渐弘传。协饶沃色弟子为却古沃色。

       却古沃色的弟子即衮邦·吐吉尊追,尊号为衮觉囊巴钦布。他受到拉堆绛地区土酋的大力支持,修建了觉囊寺,宏传他空教授,觉囊派之名于是大张。

  吐吉尊追的法位继承者为绛森·杰瓦耶协(1204-1283),幼年曾认噶举噶玛派的噶玛拔希为父,得到很好的教养。后来到觉摩囊听衮邦巴讲《时轮》、《密集》经疏,尤其得到六支瑜伽实修教授,刻苦精修,获得觉验。遵师命在觉囊寺附近建德庆寺,五十七岁癸丑年继任觉囊寺座主。萨迦豪门本钦绛多和云尊均来参拜求法。住寺八年,六十四岁逝世。噶玛让炯多吉曾为之作传。

  吐吉尊追和杰瓦耶协共有之上首弟子为克准·云丹嘉措(1260-1327)。六十一岁时继任觉囊寺座主,先学萨迦派的显密经教,后住觉囊寺依止吐吉遵追,吐杰去世后他又依止杰瓦耶协,尽得觉囊派的教授传承,寿六十八岁园寂。

  克准弟子即有名之笃补巴,本名协饶坚赞(1292-1361)生于笃补地方的班仓家。幼从机敦绎央巴叔侄学显教四大论;兼学《金刚曼》等密经。特别是祥细学习了热译师所传的《时轮金刚法》。他年轻时就在萨迦大寺讲显教四大论引起了萨迦人所不满。后来游学卫藏各大寺院,参加辩场,于是声名大噪,获得“衮钦”的尊号。三十一岁时往觉囊寺依止云丹嘉措,学《时轮金刚》无垢疏及其它教授密决,依之实修,颇有证验。年三十五岁时则继任觉囊寺座主。他授命弟子萨桑玛底班钦和罗朱白译师二人校订改正《时轮金刚》续经译文,他自己就根据新译本作了《时轮金刚无垢光疏释》的要义批注。其它还作了灌顶修法仪轨教授以及星算等书,其著述甚多。他三十一岁以前还继承过萨迦教派的法统。到觉囊后,得了云丹嘉措各种灌顶教授,特别是《时轮金刚》的导引,生深敬信,从此便由萨迦派转入觉囊派了。他本人曾亲修《六支瑜伽》获得“命勤”园满之相,继承觉囊法座。对他空见生大定解,便著《山法·了义海论》、《第四结集论》阐发他空之要义。一时名声大噪,从之者众。觉囊之名,更为大显。任寺主三十余年,辛丑年逝世。

  笃补巴的心传弟子为巧勒南杰,本名晋美扎巴却季坚赞1306-1386)。巧勒南杰系蔡巴万户长赐给他的尊号。生于阿里,早年往卫部拉萨附近之却柯林寺,为噶举蔡巴派的主寺,学中观、量论,博通诸明,有博学者之称。由于他曾住持谢通门县境内之博东艾寺。所以人们又尊他为博东班钦。班钦就是大“班智达”的意思。初不满他空见,来觉囊寺与笃补巴辩论,笃补巴广引显密经教.详为解说,大为折服,不满之心,涣然冰释,于是便投于笃补巴门下,尽学显密教授,特别是得到《时轮》灌顶,讲解导引,实修密决。四十九岁继承觉囊寺法座,后又扩建白摩曲丁寺,树立觉囊派之讲风传规,从学者众,蔚然成派,称为博东支派。五年后又离去,住持蔡伍林寺,在拉萨附近为蔡巴噶举庙。拉萨传招时他大讲传《时轮金刚》灌顶及实修要门等,并受大绛巴大元国师之礼供,一时从学弟子甚众,为宏传他空见曾著有《破迷论》等著作。

  他的杰出弟子就是聂温衮噶白(1345-1439)他初亦是笃补巴弟子,笃逝世后他则依止巧勒南杰。巧勒逝世后,他继承觉囊寺法座。宗喀巴大师亦曾从聂温学《时轮》等法,聂的著作有《宗派光明严论》宏传他空见。继聂温衮噶白为座主的是佐钦·衮噶罗哲。

  佐钦·衮噶罗哲之后为绛央·衮却桑布,他与格鲁派的克珠吉·格烈巴桑同时代。此时格鲁派与觉囊派在教义上的分歧已渐突出。

  衮却桑布后为南喀却龚。南喀却龚后为多罗那拔陀罗译师。

  多罗那拔陀罗译师的继任者为衮噶卓却(1507-1569)。中兴觉囊派,宏扬他空教义。继他后担任座主的为他的高足弟子堪钦·隆日嘉措。

  继隆日嘉措为座主的即多罗那他(1575-1635)。他是衮噶卓却的转世,是本派中最有学识的人,著作丰富,广泛宣讲他空见。当时他的支持者为后藏地方政权的噶玛丹炯旺布,第巴仁邦巴对他也极为崇敬,依靠他们的势力,他在日喀则彭措林县修建达丹当却林寺,据说寺庙营建极为庄严,造像修塔亦精美绝伦,成为全藏之冠,他宣讲他空见,也吸引了不少群众,颇为盛极一时。当时格鲁派与噶玛政权争夺权力斗争非常激烈,不久,噶玛派失利,政权坍台,多罗那他去蒙古传法,格鲁派政权首领五世达赖遂将达丹当却林寺改为格鲁派寺庙,更名为格丹彭措林寺。没收寺庙财产属民,经籍印版大多封禁。其余却隆江孜等处之觉囊寺庙亦均令改宗,从此卫藏地区觉囊一派几乎绝迹。现在只有边远地区如四川阿坝自治州壤塘寺、色更寺与嘉绒地区的马尔康县赛贡巴寺、卓格寺,青海果洛自治州之贾贡巴寺、格果寺等寺庙继续传持觉囊派教法,或杂以其它派法。各寺寺主亦仅维持其传承系统,未闻发展有其它流派。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