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西藏王统记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8  

2007-09-12 03:13:25|  分类: 藏学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九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都松·盂布吉·隆朝楚事略

  芒松芒赞之子名都松孟布吉隆朗楚王(553)。父殁后七日,于阳水鼠年(554)降生于章浦(555)。伦布噶之子赞聂东布(556)及达扎恭禄(557)二人为其相,统御邦土。都松纳秦氏女赞莫托(558)为王妃。其时武将尚出有七大力士,如:俄·任拉纳布能举大象,俄·凌康能肩大牦牛,嫩·坚赞之矢,能中鹰鹞之腰,韦·东功每射能穷目力所及三倍之远处,桂·亚琼能以泥沙满贮鹿腔,绕头而舞,觉若·仲肖能将奔跑下坡之野牛挽而使之上坡,嫩·赤顿玉坚马蹶悬崖,能勒之复上。故能致邦土富强,福德齐天,征服西境,武功极盛(559)。为先祖松赞干布在拉萨创立逝世祭祖,边地请王几为所制,权势之大,超诸历代出现之赞普也。彼执政二十九年,卒于南诏(560)。

  王陵芒松王左侧,陵墓名为拉日坚,

  此为霍尔属民建,僧格孜巴是其名。

  第十九章竟。

第二十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赤德祖赞·麦阿葱事略

  都松孟布吉之子赤德祖赞(561),别号麦阿葱者,于阳金龙年(562)生于丹噶宫中,年十岁时即王位。大臣有机桑·东赞(563)、秦·杰斯秀定(564)、卓·曲桑沃(565)等,统御全邦。纳江摩赤尊(566)为王妃。此王在秦浦获得记载王祖松赞干布遗训之铜牌,见其中有云:“我五世后,有王名赤或德者出世,佛法将兴,复有众多班智达来藏,令如来正法,大为光显。”王思此殆指己耶。遂遣郑喀·木乃肖噶、乃聂·咱那古玛热(567)二人往岗底斯雪山(568)迎请佛密和佛寂两大班智达(569)来藏。然迎而未至。彼等仅熟读五部大乘经典而返,写为文字,制成五大经函,遂分建五寺庙以安置之。此有:札马噶如庙,喀齐真桑庙,拉萨喀扎庙,秦浦南若庙和孟功庙等(570)。又从唐都京师翻译《金光明经》(571)、《毗奈耶分品疏》、《白孜旃陀罗室利》(572)和医学典籍甚多。仗此功德,王妃姜摩赤尊生一王子,名江察拉温(573),容颜俊美,恍如天人。王子在藏,难觅其匹,[众舅]云(574)可效法王祖松赞干布之先例,造使纳聘于唐室,请婚中宗之女金城公主。迨蕃使将觐仪聘礼献呈唐帝,帝询问公主“往乎不往?”公主宿有一能示体咎之宝镜,遂念诵咒言,拂拭镜面而观之,乃知此生姻缘,固在吐蕃。又见其王容颜妙好,极称心愿,遂允往适吐蕃和亲。帝乃厚其尽仪而赐之。帝颇钟念公主,遂偕王公宰臣送行,至城垣高耸之始平县,设大帐殿,宴诸蕃使。帝悲泣款款久之。又为公主谆谆垂训。大赦始平县所有罪囚,诏免其一年兵役与赋税,并改始平县为金城县(575),复遣二大臣率兵护送公主,前往吐蕃(576)。公主一行,方抵汉藏交界之处,适吐蕃臣僚为庆贺小王,迎请王子于月下驰马。王子为马抛掷,堕地身亡(577),比公主至时,闻王子已逝,咸皆陷于极其悲恸之境。

  江察陵在其祖前,圆墓闻内有秘藏。

  先是公主上下人等行至汉藏交界之处,公主之心忽如中断,生起剧痛,立拂拭宝镜观之,见昔容颜俊美之王子,忽失所在,而变为容颜丑陋之老人(578),满面毛髯,心极悲伤,而作词曰:

  “蓦见镜中所示相,依女心如感沉疴,

  欲返故乡路迢迢,依女父兄情亦疏,

  往彼吐蕃已失望,藏土臣僚实罪恶,

  茫然漂流无定处,业缘妖镜实欺依。”

  语讫,掷镜碎地,抱头大哭。

  于是,赞普遣使致书云:“汉女上下人等知悉,堪为汝夫之我子,虽美如天神,乃不幸逝世,今者尔等仍将返回汉土耶,抑来一瞻视于予?”如是致书去后,公主答曰:“女子从一而终,无论苦乐如何,仍当前来吐蕃也。”及至藏地后,公主言吾将往观余姑祖母之殿堂,遂至绕木齐。然觉阿像已不在此,又至神变殿,方知觉阿像暗藏于南明镜门,乃将门开启,迎出觉阿像,安置于殿后净香室中心,建立迎佛供祀之制。觉阿像往暗室中,已越三代,至汉公主时,始再重享供祀。其后至秦浦,乃册立为麦阿葱之王妃焉。越一年,腹中有妊,时有大妃那囊萨名西定(579)者,心怀妒嫉,声言我身亦妊有王裔。汉公主于阳金马年(580)在札玛(581)生产赞普赤松德赞(582)。那囊萨至公主前,伪为亲昵,竟将公主之子夺去,诈言此乃我所生者。公主以乳示之,涕泣哀求,悲伤号呼,仍不授与其子。招诸朝臣往诉于王。那囊萨乃敷药于其乳上,使如真乳,流出乳汁,以示诸臣,群臣虽疑,未识其诈。于是汉妃之子为正妃所夺,其权势颇大,不能强争,亦唯置之而已。

  汉妃思惟,今后余之幼子,殆难有利于我,吾将使吐蕃陷于颠连困厄之中。因观山脉风水,为使王绝其后嗣,故在如狮子跃空之王宝灵山山顶,以胎血画作轮形,建一塔压之。为使缺乏才智之臣辅,故将臣宰灵山以铁水断其气脉,将尾阎相连之虎山、狮山,亦截断其联系。为使遭受饥饿之灾,故将如香稻苗状之亚隆麦那拉山(583),断其根茎。为使吐蕃遭受麻风癫病,故将如大鹏飞翔之芒喀山断其吻喙。

  如是作已,适小王已满一周岁,为设站立喜筵,那囊氏和汉家各招二妃戚党前来赴会。于是那囊人为引小王欢乐,携来各种珍玩,服饰花重,届时,汉妃与那囊二家所招亲党均如约而至,会于王宫。王坐中央黄金宝座,那囊人坐于右,汉人坐于左。王令为王子盛装华服,以满盛米酒之金杯,交与小王,王父语云:

  “二母所生唯一子,身躯虽小神变化,

  金杯满注此米酒,子可献与汝亲舅,

  熟为汝母凭此定。”

  如是说已,随即祷祝。时王子略能举步,乃纵之。王子渐移步行,诸那囊人出其衣服装饰花蜜等炫耀而呼之,然未听受,竟赴汉人之前,以金杯付与汉人而语曰:

  赤松我乃汉家甥,何求那囊为舅氏。语毕,投于汉人之怀。于是王母汉妃欢喜踊跃而呼曰:

  “前世因缘所驱使,哀我自汉来弱女,

  既生无匹王子身,乃遭从无之奇事。

  己所生子横被夺,真实哀呼莫听者,

  示乳为证犹不与,汉女身心如火焚。

  心中忿极不可忍,观藏风水作毁坏,

  记料今朝乃日霁,吾子汝能识舅氏,

  余母身心顿然安,所毁吐蕃之风水,

  速图除去灵山患。”

  如是言已,众乃信其真为汉妃之子也。遂设广大欢宴为之庆贺。迨王子五岁时,母后即逝(584)。王父麦阿葱寿六十三岁逝于羊卓巴泽堡(585)。

  墓建穆热山(586)顶上,位在松赞王陵左,

  拉日祖朗为名号。

  第二十章竟。

第二十一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法王赤松德赞事略

  法王赤松德赞年晋八岁,即执掌王政,统治邦土。时王方沖龄,有马向·春巴吉等仇佛大臣数人,制定法令(587),禁人学佛。并拟将拉萨觉阿宝像送还汉地,虽用千人之力亦不能举,乃置于喀扎(588)地下(原注:喀纳洞)以此之故,诸嫉视佛教大臣或罹疯痛丧命,或背裂亡身,或遭天旱饥饿,或瘟疫流行,不祥之兆,现有多起。诸占卜者皆同声言,系由将汉土佛像埋于地下所致,宜即取出之。乃从地下掘出佛像,欲送往天竺,用二骡载之,至芒域(589)时,闻道路不通,遂将觉阿像留置芒域,达十四年之久云(原注:亚隆阿所编《王朝世系》及其徐纪载皆如是言)。又将觉阿不动金刚像,送往汉地,至东方多莫塘(590),置之七日(原注:知此像非彼等汉族之阿觉阿像,故置之也)。其地则名为沃吉塘(591),(原注:在曲隆达)(592),后仍迎回住于绕木齐。王虽崇信佛教,无如奸相马向·春巴吉及达热路恭(593)等权势颇大。其徐大臣莫敢抗言。迨王成年时,王臣上下,同心好佛,遂以计诱马向,将其活埋于堆隆丈浦(594)墓中,流放达热路恭于北方绿地。

  王遂出谕,饬所有黎庶人等,皆应致力佛事。始以宝车自芒域迎回觉阿释迦牟尼佛像,用诸伎乐,安奉于绕萨神变殿净香室中央,仪极隆重。其时有园宾(595)人吉桑之子名阿难陀者,在绕萨与绕木齐间,丝罗市中为贾,乃招至作翻译。使佛法与苯教辩论,以苯教理趣浅陋,遂将苯法或藏于扎马等处,或投掷于河中,然此时亦仅能暂时排除违缘而已。

  尔时,王臣上下共相计议,谓往昔曾有三童子放甲绒喀秀梵塔(596)前,祈祷发愿,由此因缘,故使巴·塞朗(597)往天竺迎接堪布菩提萨(598)。塞朗迎堪布来至王宫时,王未束腰带,即手持金沙一升来迎堪布。堪布遂云:“大王头上束中,在上方阿里地方可立如冠之王法,足下着靴,在下方朵康可立如鞋之王法,身上未束腰带,虑中部(599)王法,将遭毁坏,但今能以金宝供养,当能奉行佛法也。

  尔时,以后宾阿难陀充作译人,为王臣上下人等广演妙法。此事为诸黑品(600)魔鬼暴戾所不悦,出现天雷、年荒、病疫等灾。为收服鬼神魔厉等故,遂从邬坚地方,请来阿阇黎莲花生大师(601),大师将藏地鬼魔收服,使君臣修道,免除障碍。阿阇黎给王以持明寿水(602),诸嫉佛大臣私谓王日,门(603)之醉水,毒水也,请王勿饮。王亦疑而未饮。又为防止癫病故,师又收伏龙王墨竹司钦(604),以金刚柠压之。司钦化为童子,来禀于王,愿为其助伴,复许为王给予所欲之悉地,王遂为龙求情,始允其发誓归服。阿阇黎又许王将昂雪(605)沙漠,改为草原,诸权臣复潜于王日:“大阿阇黎仅施幻术,必不久长,切不可改,请王勿允其请。”王遂未请改之。(原注:因阿阇黎曾领受王所献妃喀钦萨(606)名错杰者作为灌顶供礼,为诸大臣所不悦,乃潜于王,王遂未尽纳闷黎之言,其后因此出现三大过失等云)。惧阿阇黎神变力大,危害王朝,送阿阇黎仍驾返故乡。(原注:《桑耶盟誓文》中虽曾有阿阇黎返却坚之语,然与王计议,仍留师住于咱日(607)等处,迫诛除马向春巴吉后,始重返桑耶云人

  其后,王召集吐蕃臣民,谓往昔吐蕾尚无出家沙门之例,今试观藏中有否堪作出家沙门。于大臣和属民中选聪明利根子弟七人,使从菩提萨捷出家。即:巴·桑喜之子热多那(608),秦·阿鲁之子释迦札巴,巴阁·热拉之子毗卢遮习,恩兰·杰瓦乔央,玛·阿自耶·仁钦乔,昆·鲁旺布松巴(原注:在别一史籍中云昆·鲁旺布不在七预试人之列)和藏乃珠等七人出家,进号为预试七人(609)。此后复有王妃及诸臣民子弟三百余人皆出家作沙门。又遣聪慧子弟往天竺,习声明及诸译事。彼时赞普则欲修建吉祥桑耶之永固天成大寺,遂商于伦布桂(610)等信佛大臣,王曰:

  “不依烦难事,鲜成易就功”。

  又召其辖下臣民聚议,王乃言曰:“从昔至今,吐蕃赞普之中,以我为大,故应建立奇勋以彰之(611)。如造一大水晶塔与东山相等者,或建一能望见舅氏汉土之城堡,或以红铜包裹海波日山(612),或在迦秋塘(613)掘深九百九十排之泉井,或以金沙填塞瓦隆卓木沟(614),或将藏布江河流纳入孔道中,或建一三宝所依之殿堂,约一升大小,可择一而行。”众皆感王命奇重,如金盘石,不知所对,瞠目无语。尔寸,伦布桂、向·娘桑(615)和业·达赞东斯(616)等信佛大臣,皆即起立,禀于王日:“唯一主上,高如东山之水晶塔,恐尽此生,亦不能成。欲建能望汉地之城堡,料亦决难成就。收尽吐蕃辖境所有红铜,亦不能包裹海波山。瓦隆卓木沟,纵以石沙,亦难填满,况乎金沙。姑勿论九百排泉井,即百排亦不易掘。藏布江虽在冬季可以流归孔道,夏则不能。因此,为王之本尊,着民之皈处,一切利乐之源泉,吾等请允修建一升许之寺宇。”于是众皆和日:“如斯甚善。”

  尔时,王又问曰:“大阿阇黎,我之父母,究在何处投生?”阇黎云:“大王,汝之父者,在天竺投生,成为一班智达。汝为小王时(原注:授记言此即为达那尸罗(617)班智达),曾来吐蕃。汝之母者,在宋喀(618),投生为一穷夫妇之女,其名与姓,具云如是。”即为王预记。其时赞普纳有五妃:蔡邦萨、美多卓(619)、喀钦萨·措杰(620)(原注:此妃即供与大阿阇黎作为灌顶礼者。)、卓萨·绛曲准(621)、秦萨·拉摩赞(622)等,又为报母恩故,迎取穷夫妇之女为妃,即称为卜容萨·杰摩尊(623)者是也。(原注:在别史中有谓王母死后,投生之女系在彭域苏曲(624)觅得者。无论何说,其所指者皆是卜容萨而与上事相合也)。

  大阿阇黎为修建神殿,观察地形,遂曰:“东山如王坐宝座,最佳,小山似母禽翼子,亦佳,草药山如堆聚珍宝,亦佳,海波山如王妃身衣白罗,亦佳,日那山(625),如地上钉以铁橛,亦佳,梅亚山(626)如骡饮水,亦佳,德塘(627)如张悬白续帐慢,亦佳,若夫地基,则以如金盆满盛红花之地形,为最佳也。因之王之本尊供处,请即建于斯地。”言已并绘一图形(628)。大图黎又收伏诸凶恶鬼魔,使王建寺无有违缘障碍。选父母六位(629)俱全且出身尊贵之子女五十人,皆盛装严饰,手持宝瓶,满贮吉祥之水,栽埋地桩,而作地基之加持焉。

  于是王敕诸臣及吐蕃属民悉来服役。在场地中央,取山王须弥山形,甫筑就大首顶(630)正殿地基,蒙尊胜度母来为授记云:此前应先修建阿耶波罗洲(631)。洲中主要神像,塑造圣观世音像。其右为度母,左光明佛母,又右方为六字大明咒,其左为吉祥马头等,共造主从五尊。上方塑造无量光佛主从五尊。斯时大阿阇黎又为王传授马头明王修法(632),令其起修。王修马头法,获得成就,祭出马鸣三声,凡南赡部洲三分有二之地皆得闻之。师云,此预示王朝开拓疆土,将及南赡三分有二之地也。

  即于兔年(633)开始修建大首顶正殿下层,殿中主尊为自然生成之释沙能仁石像,乃迎自海波日山,复包以宝泥。所有圣像,具足相好。右为弥勒,观世音,地藏菩萨,喜吉祥,三界尊胜,忿怒尊等。左为普贤,金刚手,文殊,除盖障,无垢居土,不动忿怒明王等主从十三尊。塑造风规,一如藏制。中央殿向外,连续壁画,画有佛十二大行图(634),向内则《宝集顶陀罗尼》连续图,前殿,有藏王本尊图,此则付与狮头空行母守护之。

  复次,又修建正殿中层。其本尊为毗卢遮那佛,右方为燃灯佛,左方为弥勒佛,前方为释迦牟尼,药师佛,无量光佛三尊。左右两方俱为八大近侍弟子菩萨,无垢居土,喜吉祥菩萨,二忿怒金刚,塑造风规一如汉制。其连续壁画,绘有(大波若经本事品),其前面画有四天王。转经绕廊外向,有八大灵塔,及画有佛般涅梁图。内向有《大云经》连续留。秘密殿中,造有十方如来像,诸阎罗王神像和桑耶诸护法神之真容像等。此付与辛甲护法王护守之(635)

  正殿上层主尊为毗卢遮那。每一尊佛均各有二眷属,八大近侍菩萨。殿内神像,有菩提萨捶,金刚幢等十方如来、菩萨,忿怒不动明王及金刚手。塑造风规,一如梵制。其连续画,绘有什地经》图。此付与桑米贝洛坚护法王护守之。上方顶盖作锦绣花纹。殿顶四角造欢喜吉祥佛,有菩萨眷属围绕。此付与四蓝衣执金刚护法神护守之。

  又建中层转经绕道。南有三座龙王宝库,库中充满各种乐器。此付与执杖药叉之三弟兄护守之。西有三座(636)显密法藏宝库,库中满装梵藏各种经籍。此付与手中执剑之三阿咱热护守之。北方有三座珍宝宝库,库中满装金银铜等。此付与三持棒阎罗王护守之。其连续画绘有《大游戏经》,中间绘有千万尊如来佛像。此外,又建外屋转经绕道,塑造吉祥毗卢遮那佛,救渡恶趣曼陀罗。走廊三面,塑有五部如来泥像,像面向外。殿内严饰(稻杆经》本事图。此付与宝贤护法龙王阿伦达护守之。殿后立有石碑。此付与护法森哈木卡护守之。如云:

  “顶三门为解脱门(637),六梯即六般罗密(638)

  下殿以石中殿砖,上殿珍贵木质造,

  诸种工巧合律制,壁画契合经藏义,

  泥塑全依密教规。”

  复次,又仿东胜身洲三洲半月形相,于东建修三偏殿(639)所建首殿为清净律仪洲。殿中主要神像造有释迦主从五尊。壁画绘释迦佛出家连续图。此付与护法自螺顶髯大梵天王(640)护守之。中殿为智慧妙吉祥洲。殿内造有文殊主从七尊与护门二阎罗王。壁画有《文殊根本续经》及《清净地狱续经》之本事图。此付与护法持轮阎罗王护守之。末殿为声明净梵洲。殿内造有释迦牟尼主从七尊。壁画绘佛入涅槃连续图。此付与护法雷电神龙护守之。

  仿南赡部洲三洲肩肿骨形相,于南建修三偏殿。首殿为降魔真言洲。取能仁降魔事造主从五尊。中央绘什地经》连续图。转经绕道上绘有虚空藏图。此付与护法计八位自在母护守之。末殿为阿耶波罗洲。有喀萨巴哩主从五尊。上方为无量光佛主从五尊。殿角突出室中有赞普像一尊,以旃檀为主心木,外以白银作包皮后有梵塔一座和《宝售经图》壁画,并有一千零二尊天女护法神像。此付与大仙达摩热咱护守之。中殿为天竺译经洲。造印规能仁主从五尊。壁画绘有无量光佛像与及从事译经之论师和译师等遗像。此付与药叉护法罗眼罗护守之。

  仿西牛货洲三洲圆形之相,于西修建三偏殿。首殿为白孜勇士洲。造有红铜毗卢遮那像。眷属有秘密四明妃。壁画有毗卢遮那现证无上菩提连续图。此付与护法牛头药叉护守之。中殿兜率弥勒洲。造救主弥勒佛主从七尊和护门二阎罗王。壁画为十六尊者图、桑耶建筑图和世界构成图等。此则付与护法蓝衣忿怒神护守之。末殿为不动禅定洲。造毗卢遮那等五部如来和十六尊者像。壁画为取自《金光明经》中童子降水本事图。此付与银头护法王护守之。

  仿北俱卢三洲四方形相,于北修建三偏殿。首殿为诸种珍宝洲。殿内造释迦牟尼主从五尊。壁画为世尊上升兜率天为母说法图,以及《报恩经》等图。此付与铁爪护法王护守之。中殿为发心菩提心洲。殿内造执莲花如来,除盖障、金刚手、甘露漩明王等像。壁画为《宝云经》及常啼菩萨劝修智慧到彼岸图。此付与狮头空行母护守之。末殿为财宝贝哈尔宝库洲。造有释迦能仁主从九尊像。壁画为父子相见图。殿角诸突室中,即存放有修建桑耶之徐资与及将此等财物存放何处之帐目记录,均交付与昌康护法王护守之。按此神殿之总护法,乃系莲花生大师自萨贺国召来之贝哈尔大神(641)。彼为一切人天两界之大善知识,诸魔之大将军,现世一切天龙八部之大统领,能夺一切有情性命之大掌命主也。并在贝哈尔洲为之塑一身像焉。

  又仿日轮所建偏殿,即上亚厦之满贤神殿(642)。内中造有释她能仁主从五尊和绘有贤劫一千零二佛之连续图。仿月轮所建偏殿即下亚厦之善财神殿(643)。内中连续壁画与上相同。在修道岩窟洲上层内有象牙殿。在沐浴清净洲内有旃檀填满之池塘。在施咒龙神洲内,有刺藤丛,具足八枝,八校共有八条金龙,其中造有金刚手像和绘有能调伏寂静之连续壁画,并绘有龟、鱼、水兽等图。

  又后修建白色梵塔,即大菩提塔。依声闻之规,有八狮子作严饰。此系许布·白季僧格仍如(644)的引为监工之所修造,则付与护法流星药叉王护守之(原注:白色梵塔之主心木,乃四天王所立,内装如来舍利,约摩羯陀国一升量,尚装有先王所供奉之《玄秘神物》、五部经藏,故有大加持力)。修建红色梵塔。依转法轮之规,有莲花作严饰,此系拉郎·杰曹拉朗(645)为监工之所修造,则付护法火耀神护守之。修建黑色革塔,依独觉之规,恩兰·达扎路恭(646)为监工之所修造,则付与护法铁嘴药叉护守之。修建蓝色梵塔,依吉祥如来从天下降之规,有十六殿门作为严饰。此系秦·多吉哲穹(647)为监工之所修造,则付与护法日面药叉护守之。彼时有聚光女妖作怪,恼害多人,莲花生大师在弥勒洲修造放光梵塔一座,镇压女妖,其害遂平。

  复次,在多角外围墙金刚步之处,有一百零八座梵塔,每一梵塔内安放一粒如来舍利。

  复次,尚有王妃三洲。卓萨·终曲准建增善沙石洲(648),铸造响铜质之无量光佛主从七尊。其右为三部估主其左为药师佛,普贤,不动佛三尊。此妃无有子嗣,父兄家乡又相距甚远,恐未来时,若寺宇倾颓,无人培修,乃将各墙土砖用铅水胶之,并用红铜为顶盖,又悬铜钟(649)于屋下,以为伎乐供养,系聚光珠子屋梁,而作长明佛灯,并掘泉池,以代净水云。

  蔡邦萨·美多卓玛,生有三子(650):牟尼赞普、牟底赞普、米牟赞普·塞拉勒三子。仿效王父大首顶寺(651)之三种模式,修建三界铜殿洲。

  卜容萨·甲摩尊建布泽金殿洲(652)作金刚界曼陀罗形。为诸塑造修建等匠工,每餐送食品十三种,因报此德,故所作工艺,亦有十三种殊胜:外无石墙;坚如金刚;内无柱木;美如帐幕;以黄铜铺地面;蓝田玉作大梁;梁上有金马奔腾;黄金之栋上,有苍龙盘绕;宝顶作内外向;殿中佛像总有一伞盖;每尊佛像各有一伞盖;门启闭时,发出金雀鸣声;雕刻十二佛事,均作外凸状。诸如是等极为罕有精工绝艺共有十三种云。

  如是妙善修造之吉祥永固天成桑耶大伽蓝和各部殿堂完成,其新颖处:论工艺为拉萨中最新巧之工艺,在中央威灵殿前大门,饰以华丽之牌楼,并以鲜净泥土塑造护门四大天王像等是也。按自兔年桑耶奠基,再一兔年内则修造完竣,历时一小甲子云(653)

  于是,为开光故,备办无量饮食受用,召集所有属下臣民,举行庆祝,仪极庄隆。赞普复以黄金献呈与大阿阇黎及菩提萨埵。是日王衣华服,佩带宝珠,驾临吉祥永固天成之桑耶大伽蓝。于所有各殿堂,举行最为希有开光大法事,大者几七次,并示现变化之身。其开光盛况之连续画,则绘于大首顶正殿门后,与及转经绕道门之两旁云。

  (原注:《大遗教史》中)有如是云:

  “于吉祥桑耶,开光庆祝时,措莫古中央(654),

  生长莲茎处。王登金宝座,妙丽五王妃,

  盛装同陪坐。受供译论师,欢悦说妙法。

  信教诸臣僚,绕列王左右。统御众属民,

  卫藏各部类,未有不来聚。以诸种食用,

  咸令满所欲。酣歌并欢舞,日日无间缺,

  伞盖及幢幡,日阳为之蔽,羽禽无翔处,

  黔首充大地。管弦声若雷,良级难驰骋。

  童男和童女,丽服执牛尾,击鼓歌且舞。

  戴牛熊虎面,龙和小狮舞,持华美鼓舞,

  来王前献供。如是君民欢。身乐不自主,

  跳掷如空雨,心欢已忘饥。各唱所喜歌。

  天神为人主,法王赤松赞,自宝座起立,

  王唱欢乐歌。我三类型殿,五宝所修成,

  不筑天然成,我殿极希有,见者生欢喜,

  因之心舒畅。仿身胜洲形,建东方三殿,

  用五宝所修,不筑天然成,我殿极希有。

  见者生欢喜,因之心舒畅。仿南赡洲形,

  建南方三殿,用五宝所修,不筑天然成,

  我殿极希有,见者生欢喜,因之心舒畅。

  仿牛货洲形,建西方三殿,用五宝所修,

  不筑天然成,我殿极希有,见者生欢喜,

  因之心舒畅。仿俱卢洲形,建北方三殿。

  用五宝所修,不筑天然成,我殿极希有,

  见者生欢喜,因之心舒畅。我上下耶厦,

  如日月照空。我后妃三洲,如供五曼达。

  我白色梵塔,如右旋白螺。我红色梵塔,

  如火焰烁空。我蓝色梵塔,如玉柱耸立。

  我黑色梵塔,如地栽铁桩。我塔极希有,

  见者生欢喜,因之心舒畅。歌是等欢歌。

  仿三十三天,自在天调式,歌王殿金座。

  王子牟尼赞,歌名世间炬。王子牟底赞,

  歌狮子昂然。诸妃所沤歌:名五湖漩波,

  名翠叶柔枝。诸受供所歌(655),堪布菩萨壤,

  歌白色修置;阇黎莲花生,歌降伏天魔;

  善巧毗卢遮,歌悠扬韵调;鲁本·南喀宁(656),

  歌大鹏翔空;恩兰尊·杰乔(657),歌马头狂嘶;

  智觉若·白桑(658),歌幸福吉祥。又诸臣歌者:

  教相桂甘老(659),歌正直忠勇;子亚拉赤桑(660),

  歌幻钥智书;许布·白僧格,歌螺小玉长;

  将军拉桑鲁(661),歌长缨短缨;向·娘桑赤杰(662),

  歌狮子翻身;白·敦桑白勒(663),歌六十八愿;

  噶·穹波冬楚(664),歌灵驾翱翔;秦·多吉哲穹,

  歌唱忆秦曲(665);那囊·杰刹拉(666),歌至上神柏;

  赤政·拉畏歌(667),上中下裁决。业·赤桑羊敦,

  歌月光遍照。恩兰·达扎路,歌六面铁猴。

  诸首领所歌,珍贵金花曲。诸少壮男子,

  歌虎山九叠。诸贵妇所歌,名为花置曲,

  诸少女所歌,田园长久曲。余者不胜举,

  历时一周岁,人各歌一曲。

  幸福之时福伸展,享受康乐欢愉福,

  利乐如同B月照,一周年内遍诸方。”

  尔时王言:若贪着于现世逸乐,诸今生希求解脱而证菩提者,则将受其欺设,王自决志宏扬佛教,乃从天竺迎来班智达·无垢友等诸大师(668)、由毗卢遮那、罽宾·阿难陀、邓马·孜莽(669),聂·鸠摩罗(670),玛·阿咱热·仁钦乔、昆·鲁伊旺波、噶瓦·巴孜(671)、觉若·鲁伊坚赞(672),向·拉囊·耶协德(673)等诸大译师作翻译,以天竺译经洲作为主要译场,将三藏经典译成藏文(原注:按译师分早三期,中三期,后三期,共号称为九期译师)。又建立增团,使佛教显扬,如日光普照。吐蕃属民,亦皆奉守十善法律,故能同享太平盛世之乐也。

  当堪布菩提萨埵〔临终时〕曾有遗训:“往昔由于莲花生大师收伏十工丹玛女神(674),故使吐蕃不来外道。但于未来,内道将有见地不合,发生争论,吾有弟子名莲花戒(675)宜迎其来藏,即能使异见归于一致”。言毕即逝世。王任耶协旺布(676)继摄佛教法座。其后果如堪布所预言,有一汉僧名摩诃衍那(677),从汉地来藏,判中观见宗为顿门与浙门二派(678)。内道之中见地不合,引生争论。尔时即遵堪布所嘱,耶协旺布往迎大善巧莲花戒论师来藏。师甫至桑耶河边对岸时(679),和尚自言“吾将往迎彼大班智达”遂亦来河边对岸。莲花戒论师见和尚来迎,心自作念,此僧若有理智,则我决能调伏,若无理智,即不能伏。为试彼僧之理智,拟作手势,询其何为漂流三界轮回之因,师即以手举杖,在其头上三绕。和尚见之,欲答以漂流轮回之因,为由能所二取所致。遂握披风下襟,向地抖掸两下。论师见已,心知此僧具有理智,堪为我所调伏之机,极为欣愉。

  旋至桑耶。王即语曰:“孤由深信如来正教,故修建佛宇梵宫,从天竺国迎请班智达,翻译三藏一切教典,抉择真谛,招聚僧伽。夫如来教法意旨,本极相同,乃现汉地来一和尚,于法生起异见,致裂为顿渐两派,故今特请来大善巧莲花戒论师。以如来一教,不当有二教主,望以契合如来世尊正教密意,研讨辩论,勿生我慢。谁能取胜,则由负者为之散花。”彼时即于发心菩提洲中,敷设高广大座,王居于中,汉僧师徒居右,莲花戒师居左。辩论结果,大善巧莲花戒论师获胜,和尚堕负,遂为论师散花,渠亦离藏重返汉土。唯遗其支履于藏,并留语云:“尔后藏地仍有少数执持我之宗见”云。

  虽云如是,彼时仍有大德班智达自天竺来藏,受王礼供。王传敕云:“诸贤能译师,从今以往,唯应遵照已抉择之正见善巧从事翻译厂’诸善知识亦以见地相合,故正法得以光大显扬也。其后王传位于王子牟尼赞普,王父退养于宋喀之女马喀宫堡(680)。以上皆简略述之,若求详尽,请阅《桑耶大盟誓文》。法王赤松德赞寿五十六,于阴木牛年(681)逝世于宋喀。

  “其墓建于穆日山,位于父陵后偏右,

  此乃生前王自建,名为楚日租朗陵,

  其旁尚有一石碑,后世称为启晋京。”

  如是云云。

第二十二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牟尼赞普事略

  王子牟尼赞普阳水虎年(682)生于札玛,年二十八即王位,管理邦土。纳如容萨·朵杰(683)为妃,行十善法。为王父逝世建经律论三藏供养,复制造大首顶殿顶翘角铁链,用以联络四大梵塔之伞盖,其上悬张大旗及大幡,呈设无量无边供品,并传谕曰:“汝等所有属民,于我先父之诸寺庙,除牛马兵器外,皆当以金银、财帛、珠宝、玉石、所有何宝,尽力为供。”以王命成重,百姓或献诸多金银财宝,或献炼玉续罗,或献衣物严饰,亦有仅以破袍碎布为供者。王见而问曰:“汝等藏上属民,信心深浅,何太悬殊,或以无量珍宝为供,或仅供破袍碎布。”属民对曰:“此非信心深浅之别,富裕者则有所献,贫乏者无以为供耳。”王曰:“同为我之治下臣民,不应贫富如此悬殊。”遂三次均衡财富。惟仅阅一年,富者仍富,贫者仍贫。王又曰:“虽三次平均财产,苦乐之情,仍如此悬殊,其因为何”诸受供大德高僧对曰:“皆由往昔布施之力所致耳。”王因而深信业果焉(684)

  于是赞普乃大宏佛教,对诸受供大师与出家沙门,恭敬承侍,供其资养,奉如顶冠。以富强康乐之道护理王政。王妃卜容萨·甲摩尊者,乃昔王父之母甲摩萨之所转生也。王子少妃常绘于怀。及赴宋喀时,又殷切嘱托小王看顾,因此王子乃继纳其为妃。事为其母蔡邦萨所妒,遂藉口责谓王父去世时,卜容萨未曾卸装,来有悲伤,遣刑吏往杀之,殊为小王所救,其母愈生反见,乃进毒食而鸩杀王也。牟尼赞普在位一年零九月,寿二十九,卒于雍布王宫。王子牟尼赞普之陵传谓在:

  “阿葱王陵右前侧,命名拉日定波陵。”

  评论这张
 
阅读(2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