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西藏王统记[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4  

2007-09-12 03:06:28|  分类: 藏学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七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讲述藏族人种出自神猴及岩山魔女之情

  复次,观自在菩萨,为一灵异神猴授具足戒,令其往雪域藏地修行。神猴遵命,至扎若波(207)岩洞中修道。彼修习大慈大悲圣菩提心,且放空性甚深法门(208)方生胜解,尔时忽有宿缘所定之岩山罗刹,来至其前,作种种媚态蛊惑诱引。继而女魔又变为盛装妇人,谓猕猴言:“我等二人可结伉俪。”猴言:“我乃圣观自在菩萨之持戒弟子,若作汝夫,破我戒律。”女魔答言:“汝若不作我夫,我当自尽。”于是倒卧猴前。已而女魔复起,向猴作如是言:

  “异哉!嗟尔猕猴王,请于我语稍垂听。

  我以业力成魔种,情欲炽盛钟情汝,

  爱欲驱使恳求汝。苟我与汝不成眷,

  后必随魔作伴侣。一日即可伤万灵,

  一夜即可食千生。若产无量妖魔子,

  则此雪域境土内,悉将变成罗刹城,

  所有生灵被魔吞。故请怜我发悲悯。”

  说如是悲痛之词,眼眶流泪。尔时猕猴菩萨便作是念:“若作彼夫,坏我律仪。设拒不取,将造极大罪业。”遂於刹那顷,来至布达拉山圣观自在菩萨前而作启白云:

  “盛哉!众主大慈悲。我护具戒如护命。

  罗刹女魔怀欲想,说出诸多伤感辞,

  纠緾於我欲夺戒。将如何处护律戒,

  请大悲主赐察照。”

  如是自己。圣者赐言“汝可作岩魔之夫。”彼时怒纹佛母和救度佛母二位尊者,亦自空中语云:“如是甚妙。”于是圣者并为神猴岩魔,赐予加持,使其成为夫妇。盖此加持乃为雪域将具三种功德:种未来世,如来教法,将大显扬,长住世间;诸大善知识想继出现,开珍宝藏;福善利乐,遍满十方,有如是等故也。

  自神猴与岩魔结为夫妇后、即有六道有情死后前来投胎,产生六猴婴。六婴秉性彼此各不相同,由有情地狱趣来投生者,面目黎黑,能耐劳苦。由饿鬼趣来投生者,容貌丑陋。贪啖饮食。由畜生趣来投生者,愚蠢冥顽,形色恶劣。由人趣来投生者,聪俊慧敏,内心慈善。由阿修罗趣投生者,粗犷凶暴,而多妒忌。由天趣投生者,温良和蔼,心向善品。

  此六幼猴,由父猴菩萨送放甲错森林(209)多果树处中,放置三年。追满三岁,父猴菩萨,前往观之。乃由业力繁衍成为五百小猴。然果实已尽,又无其他食物。父母虽未取食,犹问其父,将何为食。又问其母,将何为食。高举双手,状至凄惨,盖乏投食也。于是父猴菩萨心自思维,“我虽未入烦恼道中,乃遵从圣者慈命,然竟生若许猴裔!”刹那之顷,即至布达拉山,面叩圣者,作启白云:

  “吁!不知牢狱三界家,昧於魔妇作蛊惑,

  子女陷我轮回泥,贪为毒叶弗能悟。

  由怜成爱欺诳我,遂为欲缚苦山压,

  食烦恼毒业渐牵,惟有苦聚相恼缠。

  呜乎伤哉!慈悲主!我将如何育儿女。

  遵圣者嘱致于此,今乃变成饿鬼域,

  将堕地狱应无疑,故恳大悲救度我。”

  如是白已。

  圣者告曰:“汝之后裔由我抚育。”尔时圣者起立,从须弥山缝间,取出青稞、小麦、豆、荞、大麦,播於地上。其地即充满不种自生之香谷。于是父猴菩萨引领猴儿,来于其地,并授与不种自生之香谷,命其食之。因此其地遂名为灼当贡波山(210)。幼猴等食此谷实,皆得满足。毛亦渐短,尾亦渐缩,更能语言,遂变成为人类。从此即以不种之香谷为食,以树叶为衣。

  如是此雪域人种,其父为猕猴,母为岩魔二者之所繁衍,故亦分为二类种性:父猴菩萨所成种性,性情驯良,信心坚固,富悲们心,极能勤奋,心喜善品,出语和蔼,善於言辞。此皆父之特性也。

  母岩魔所成种性,贪欲瞋恚,俱极强烈,从事商贾,贪求营利,仇心极盛,喜於讥笑,强健勇敢,行不坚定,刹那交易,思虑烦多,动作敏捷,五毒炽盛,喜窥人过,轻易恼怒。此皆母之特性也。当时,山野尽属山林,江河盈溢洪水。盈满之水,开为支道,水即流归支道,原野之上,从事稼稿,营建城邑。尔后未久,即有聂赤赞普(211)者出,来为吐蕃之王,从此始有臣民之分焉。

  讲述藏族人种出自神猴及岩山魔女之情品第七章竟。

第八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吐蕃王统最初如何出现之情

  复次,讲述吐蕃王统递嬗之情。盖自古习称,先王有天赤七王、上登二王,中烈六王,地德八王,下赞三王等说。自聂赤赞普起历二十七代,则有圣普贤化身之拉托托日宁协王(212)出世,始有佛法。柱藏书《遗训首卷录》(213)云:“自天竺释迦日照族之法王阿育王出世,其后王裔世代相承至孪生子嘉森(214)及马甲巴二人时,争夺王位不合。马甲王有三子,其最幼者,颇具德相,未得王位,乃遵神指示,令其改作女装,流放至于藏地云。”布顿大师之《善逝教法源流史》,则谓此人乃拘萨罗国(215)胜光王之五世裔。或谓系坚形王“之第五世裔。或谓系勃萨罗国(216)出光王之子。总之是一大圣哲具足德行者云。”以上诸种说法皆系同指聂赤赞普而言也。《西藏档案史》谓彼初降於拉日若波(217)山巅,纵目四望,见耶拉香布雪山(218)之高峻,亚隆(219)地土之美胜,遂止於赞唐贡玛山(220),为诸牧人所见。趋至其前,问所从来。王以手指天。众相谓云:“必是自天摘降之神子,我辈宜奉为主。”遂以肩为座,迎之以归,故号为聂赤赞普(原注云:时在佛灭度后二千余年)。是为藏地最初之王。彼所建宫室,名雍布朗卡(221)。其子木赤赞普(222)。木赤子定赤赞普(223)。定赤子索赤赞普(224)。索赤子美赤赞普(225)。美赤子达赤赞普(226)。达赤子塞赤赞普(227)。此上称为天赤七王。传谓七王迨子成长略能乘骑时,其父等均依次攀援天绳(228),逝归天界,如虹消散矣。

  “七赤陵墓在天空,神身无尸如虹散”。

  塞赤赞普之子至共赞普。至共有三子:霞赤、聂赤、嘉赤三人。至共赞普为魔蛊惑。忽对其臣洛昂达孜言曰:“汝可作余格外敌手。”洛昂答言:“大王何为?我乃臣下,曷敢与主敌对。”强之,不获免,乃备战。择氐宿亢宿日为斗期。王有一变化神犬,名宁几拉桑(229)。王遣其往洛昂处刺探。已为洛昂所觉,遂诡言:“后日王来杀我,不领士卒,王头束黑绫,额系明镜,右肩挂狐尸,左肩悬死犬,挥剑绕头顶,复以灰袋置红牛背上而来,则我不能敌也。”犬归,以告於王。王竟依所言设备。及至后日,如言装束,往杀洛昂。忽有狂啸声起,红牛惊逸,灰袋碎地,扬尘障目,狐尸使战神被秽而遁,犬尸亦使阳神被秽而逃。舞剑盘顶,致天绳为断。尔时大臣洛昂对王额上明镜放出一箭,王遂中箭身亡。王之三子,逃于工布、娘布、波沃三地(230)。

  大臣洛昂篡夺王位,役使王妃为马牧。一日,妃於牧马处,假寐得梦,见耶拉香波山神化一白人,与之缱綣,既醒,则枕藉处有一白牦牛,倏起而逝。造满八月,产一血团,有如拳大,微能动摇。念若抛舍,肉自己出,未免不忍。养之,又口眼均无,遂以衣缠裹之,置於热犛牛角中。数日往视,出一幼婴,遂名为降格布·茹列吉(231)。此子十岁时,问於其母:“我父及诸兄今何所在。”母以往事详为告之。茹列吉经历多方,于娘曲吉莫河寻获父尸(232),为父建墓于青域达塘(233),又计诛洛昂,往迎三兄。遇霞赤聂赤时,已作工布、娘布之主,迄今彼地犹有其后裔。乃往波沃迎王子嘉赤住于亚隆,建青安达孜(234)宫,王母乃握嘉赤手,向天诅咒,忽由天空出语:“汝子定能胜众”故此子又名衮勒杰(235)。然习称为布德贡杰。王即位后,则以茹列吉为其宰辅。

  王臣二人之时,已传入雍中苯教(236)。教主辛饶本名弥沃,生于大食(237)之韦莫隆仁(238)。苯教之经如“康钦波吉”八大部等皆传译自象雄(239)地方,于是大为兴盛。苯教可分九派:因苯教四派。果苯教五派。果苯教五派,其教义在求进人雍中无上乘而获快乐上界之身。因苯教四派,分为:朗辛白推坚(240),除辛白村坚(241),卡辛久梯坚(242)。杜辛村卡坚(243)。朗辛白推坚派,以招泰迎样,求神乞医,增益福运,兴旺人财为主。除辛白村坚,以抛投冥器,供施祭品,安宅奠灵,以及攘拔消除一切久暂灾厄为主。卡辛久梯坚派,以占卜善恶休咎,决定是非之疑,显示有漏神通(244)为主。杜辛村卡坚,以为生者除灾,死者安盾,幼保关煞,上观星相,下收地鬼等为主也。诸派作法,皆摇动手鼓单线为声。当时王政以仲、得乌(245)作为御民之术。(原注:苯教史称,苯教盛於聂赤赞普,衰於至共赞普。又盛放布德贡杰,衰于赤松德赞三期(246)。后有苯教大师聂钦·里学噶热自康地复燃苯教馀烬,重入藏卫,开掘苯教所有密藏,建立日幸、大定、格定、安察喀、桑日、约塘等苯教寺院,大兴苯教云。苯亦分初兴,中兴,后兴三期。)

  斯时,又烧木为炭。炼皮制胶。发现铁、铜、银三矿石,以炭熔三石而冶炼之,提取银、铜、铁质。

  “钻木为孔作轭犁,合二牛轭开荒原,

  导汇湖水入沟渠。灌溉农田作种植。”

  自斯以后,始有农事(247)。父至贡赞普与子布德贡杰二代,称为上丁二王。二丁之陵墓,建於石岩或草坪上,其建造者为茹列吉也。

  布德贡杰之子阿肖列,阿子德肖列。德子提肖列,提子古汝列。古子仲协列,仲子伊肖列,以上是为中列六王。

  “六列墓建岩坪间,坪如虹帐大开展。”

  伊肖列之子萨朗森德,萨子德楚朗雄赞。德子塞雷朗德,赛子德雷朗,德雷子德雷布,德雷布子德杰布,德杰布子德振赞。以上称为地德八王。

  “八德之墓河中央,宛如白雪落湖面。”

  德振赞之子赤赞朗,赤赞朗子赤扎邦赞,赤扎子赤德托赞,此三王称为下赞三王(248)

  “三王墓建雪山巅,宛如雪岭笼云雾。”

  赤德托赞之子,即圣普贤之化身,拉托托日聂协。彼执掌王政,至世泰八十余岁。某次,王坐放不建自成之雍布郎卡宫堡顶层时,果如昔薄伽梵(249)在竹林精舍所授记,为佛教将显扬况藏地,预示缘起,则由天下降《宝雷经》、六字大明心咒、《请佛菩萨名称经》、一肘量黄金宝塔、前陀嘛哩印模(250)、母札手印(251)等,伴同日光降放王宫顶首。并从空中授记云:“汝五世后,将出一王,能了斯义”(原注:此指松赞干布)。王于此等宝物,虽生希有之心,然究属何义,未能晓达,遂名为“宁布桑瓦”(252),供祀于宝台之上,仗此功德,使王复转童颜,寿增至一百二十岁。世谓其一身而获两世之寿焉。正法建立,自此王始。

  “王墓建于本乡上,青隆达塘为地名,

  土堆宛如牛毛帐。”

  拉托托日聂协之子赤聂汝赞(253)。赤聂亦由供把“宁布桑瓦”之故,而获得邦固民安也。

  “其墓建聆邓喀达(254),无冥器物平铺上。”

  赤聂之子仲宁得乌(255)。仲宁王自达布(256)地方,娶秦萨鲁杰为王妃(原注:“是一龙女”),产一生盲小王,名曰木龙衮巴扎。王妃秦萨鲁杰,初甚秀美,后渐苍老憔悴。王怪而问之日:“卿初来时,容何娟好,得无病耶,何因致此?”妃答曰:“我故乡有一食物,此间无之,疑此所致耳”。王言:“若尔,宜速往取,以备食用。”因遣一心腹婢女取死蛙甚多,烹以酥油,满载而归。妃藏于食橱,令勿告人,秘密取食,曾无多时,容光肤泽,宛如当年。王窃念此物定有殊胜效益,予亦往取而食之。乘妃不在,启门而入、检视内库,见藏有酥油煎煮之蛙尸多袋,心生厌疑,王遂病癞(257)。其后,王与王妃二人,活入墓中,留其遗嘱于子云:“‘宁布桑瓦’为尔先父祖护佑之神,当供祀之。从阿柴(258)地延致医者,开汝盲目,执掌邦政”。

  “仲宁王陵在象达,名为圆形活葬墓。”

  木隆衮扎巴于“宁布桑瓦”深致敬信,常供祀之。延请医者为之开目,能见机雪达日山(259)上之盘羊奔走,因之又号为达日宁斯(260)。

  “达日宁塞四十逝,其墓建于邓喀达,

  位于赤聂汝赞左,无冥器物平铺土。”

  达日宁塞之子,又朗日松赞。朗日在位时,自汉地引入医术与历算。征服甲(261)与吐谷浑。自北方得盐。修建宫室,名为赤孜蚌都。在位六十余年而逝。

  “其陵建放邓喀达,位于赤聂汝赞右。

  大供冥器墓方形,贡日索喀为其名。”

  夫此能生一切利乐之本源,固为吐蕃历代诸王(原注《彰所知论》云:佛灭度后二千年时,聂赤赞普出世,二千五百年时拉托托宁协出世)。然由聂赤赞普至拉托托宁协以上王统共有二十七代,约五百年,因无与佛法为缘之王,故其史传多无详记。至拉托托宁协王时,方为有佛之始。彼寿一百二十岁。其后四世,至朗日松赞时,亦约一百一十年。此乃《大盟誓文》中所说也。上仅简略述其一隅,若求详尽,请问《大盟誓文》(262)和柱藏本《遗训首卷录》、《王统如意宝树史》(263)等古代文献。

  讲述吐蕃最初王统如何出现之情品第八章竟。

第九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从圣观世音菩萨身中放出几种光明

  而降生法王之情

  复次,观世音菩萨知教化有雪藏土之时机已至,从身放出四种光明。

  一光由右眼放出,射往尼婆罗(264)地,令尼婆罗王都为光所遍照,尼王提婆拉(265)为光所遍照,尼城何博鲁龙宫(266)为光所遍照,大放光明。已而毫光收摄入于提婆拉王妃之胎焉。迨满九月零十日,产一妙丽公主,此公主极为超凡出众,身色莹白而有红光泽,口出诃利旃檀(267)香气,且于一切经史无不通晓。伊人即他日之拜木萨赤尊王妃也。

  又一光由左眼放出,射往汉地,今汉土为光所遍照,唐主太宗为光所遍照,神京吉祥门(268)为光所遍照,已而毫光收摄,入于唐主后妃之胎焉。又满九月零十日,产一绝妙公主。此公主亦极为超凡出众,身色青翠而具红光泽,口出青优婆罗花(269)香气,且于一切经史无不通晓,伊人即他日甲木(270)萨唐公主也。

  又一光自面门放出,往有雪邦土吐蕃境内,照于水所浸淹之悬崖上,变为教化边地之秘密法门六字大咒、成为法身形相,此即亚场(271)之六字大明咒也。

  又一毫光自心间放出,往有雪藏地,使此雪域境内皆为光明所遍照,使亚伦哲堆园(272)亦光明所遍照,使降巴明久林宫(273)亦为光所遍照,使朗日松赞王亦为光明遍照。已而众光收摄,入于朗日松赞王妃止玛脱噶(274)之胎中。尔时诸方,悉呈祥瑞。至满九月零十日,超胜之王子诞生焉。时属阴火牛年(275)王子降生于降巴明久林宫,其头顶有阿弥陀佛像,手与足皆现轮相,发青色蓝。彼时诸佛皆作加持,诸菩萨众皆为说吉祥颂赞,诸天皆雨妙花,地亦现六种震动云云。

  于此有三种不同见相:十方诸佛境界中,见圣观自在菩萨承昔愿力,使有雪藏土一切有情皆得成熟解脱,此边地如昏暗处,燃光明灯,变为宝洲;菩萨境界中,见圣观自在菩萨为以佛法度雪邦边地众生,变成化身现王者相,随机施教,而作利益一切有情之事业;诸世俗凡夫境界中,仅见藏王生一极为希有而又无可伦比之小王焉。迨小王年长,通达工巧书算,武艺技能,以及一切五明学处,具足才智。诸臣下等共相谓云,吾辈之主,备诸才德,心极沈毅,乃进尊号名为松赞干布。王子年十三时王父逝世,遂即王位。

  复次,法王松赞干布心自思维,为利益此雪邦有情,我修行处,当往何处?又思昔我祖拉托托宁协乃圣普贤之化身,曾住拉萨红山之巅,我亦当践履先王遗迹,往彼吉祥安适之处而作利益一切众生之事业,时在亚伦哲堆园作如是思维已,明日即裹粮起程至亚场六字大明咒处,卸除行装,放牧牲畜就草,自亦小憩进餐。食毕王入水沐浴。水中放出各种毫光,灿烂辉煌,为拉钦布伦布(276)所见,骇而问王曰:“大王何故,此水中放出毫光,甚奇希有2?”王言:“大向伦!汝谛听之,度此有雪边地一切众生登于成熟解脱之道,摄集诸佛密意之本体,一切利乐功德之来源,教化边地之妙法,有雪邦人享用之法份,总摄心要中之心髓者,即此秘密六字法身之字也。此最胜说法之六字明咒,将自然出现于此岩石之上。即此明咒便能利益众多有情者也”。语毕,放岩石前,作诸供养。由则岩石中现出诸种光明,照射对面岩石,彼此毫光,如虹色相连,此后该地送名为稼当(277)。此岩石上又自然出现诸佛身像(原注;出现观世音、喀萨巴哩(278)、吉祥马头明王等像,后由尼泊尔匠师又再重为雕刻。使其愈加明现)。于是,王又从此前进,至红山顶(279)修筑宫室而居焉。

  从圣观自在菩萨身中放出四种光明而降生法王之情品第九章竟。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