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心一菩提

心随万境转,转处实能幽。随流识得性,无喜亦无忧。

 
 
 

日志

 
 

西藏王统记[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5  

2007-09-12 03:07:57|  分类: 藏学著作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第十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大臣吞弥自天竺改制文字,赞普因之

  建立十善法律

  复次,为欲依十善法(280)建立法律,增长五种欲乐(281)事业,对四邻邦互通往来,以及为诸臣民宣讲教法等等,深感吐蕃无有文字诸多不便。乃从大臣中选拔根器锐利者七人,遣往天竺学习文书,因遭遇边地魔鬼所阻而返。其后吞弥阿鲁之子,名吞弥·桑布札者(282),心地纯正,根机锐敏,是具足诸种品德之人,乃遣其携带多金,前往天竺学习文书。吞弥至天竺南部,闻有一婆罗门名李敬者,善长文字,精通声明,遂往彼婆罗门处,恭敬顶礼而为白日:

  “大悲灵异天神种,具德生于婆罗族,

  由于前生修学力,教理文字悉通达。

  贤德持明大婆罗(283),请君照察听我言,

  我乃边地吐蕃臣,大悲观音是我王,

  年十三龄即王位。当王升于宝座上,

  念欲以教抚臣民,并欲建立十善法,

  乃因我上无文字,令我携有隆蛰礼,

  遣来君土学文书。贤达若君特恳求,

  赐教声量并文字(284)”。

  如是请已,即呈献黄金礼物。大婆罗门将黄金礼物收讫,而作答曰:

  “有缘吾子善听取,智慧大臣吞弥君。

  汝为通达二谛法,对于文声词藻等,

  以及其他诸奇能,我当教汝大臣子。

  使汝能将文、声、教,以及教授传雪域,

  令彼众生悉满足”。

  如是说已,遂引导吞弥进入于无量珍宝室中,由示以文字之单体。于是大臣吞弥则顿开睿敏之机,遂高擎智慧之炬,而为学习文字。惟因纳嘎热文及嘎达文(285)等文字种类殊多,为使能在藏土固定不变而别制声韵。又仿兰查天文字体和乌都(286)龙文字体遂创造,成圆满具足之西藏文字也。

  “从梵文五十,作根本卅字,缀前十后十,

  各种梵体文,随各自运用,无一能互通。

  乃将其汇总,仿效简略之,创藏三十字(287)。

  按照各字粒,巧制造形体。字根凡二十(288):

  一字元亦可:**

  缀前五字者:**

  后置十字者:**

  极可爱字五(289):**

  有脚者九字:**

  梵所无六字(290):**

  男声十有六:**

  女声(291)极女声:**(女声)**(极女声)

  共创为七字。

  (原注;此乃系字三女声)。

  个别有四女:**

  四女乃“**”女,

  (原注:此四,唯系于“**”字)。

  个别有二男,**为“**”男,**为“**”男。

  不作前后缀,不作男女声,保持原态十。

  **通诸字。

  (原注:可作男女声,可作前缀后置字)。

  上如挂冠三,即纳若“**”格故“**”下如饰垫三,

  系“**”与系“**”,及肴脚“**”等符。

  系“**”者七字:**

  系“**”十一字:**

  肴脚通诸字**即系“**”系“**”,

  二者皆可通,缀字和配韵,各随人才思。”

  又兰查体似天文字(原注:“**”和“**”二字作男字声,又**反字、**反字,**反字等,乃系桑斯克利多语(292),藏地翻译陀罗尼咒声时用之,此皆后来通达文字学者班智达(293)所造也),仿照其体,创有头字(294)。乌都体似龙文字,仿照其体,创有角字(295)。此仅略举其大概,欲求详知,请阅读吞弥所作讲述初造字形,翻译**等三十字,及配韵基础等之(吞弥多兹)声明论著一书。又大臣吞弥往投班智达拉日僧格遍学一切声明典籍,精通五明学处,遂翻译《宝集顶经》、《宝箧经》和观世音菩萨之经续(296)二十一种成为藏文。据传其尚译有《般苦经十万颂)云。总之,大臣吞弥已成就为通达多种才能学识之人也。

  复次,此大臣将归藏地时,曾向婆罗门启白云:

  “恳垂察照如来子,感谢宏恩希有德,

  具大悲愿请加庇!无垢智慧虚空中,

  朗现方便智慧星,密布清净誓愿云,

  现为声量文日月,解除众生愚昧苦。

  安乐光明意海中,机智支流尽朝宗,

  愿为清净海鸥翔,中有声量文字宝,

  能解众生贫匾苦。无垢幻身枝叶上,

  敷荣方便智慧枝,开放才能智德花,

  成熟声量文字果。如我大臣吞弥辈,

  承蒙眷顾无量赐,已曾访此天竺地,

  已遇吾师善成就。文字实为功德本、

  已获通晓略无遗,兹返藏土中心地,

  我王定开欢喜筵,如法护持雪域地。

  赞普首率诸臣民,协同倡扬声文字,

  且向诸方大推广,恳存察照如来子。”

  如是白已,头接足礼(297)。携诸大乘法要,返回藏地,抵于王所盛设之欢宴筵席间。大臣吞弥乃以纳若、格故、肴脚等为韵,将最初新字呈献于赞普之前,颂日:

  “容光璀璨妙色泽,教化湛深无中辍,

  除造恶业与习气,真实主尊圣弥勒。

  是诸善逝真谛智,了照三昧寂静性,

  除烦恼聚胜救主,三毒怨魔悉降伏。

  (原注。吞弥所呈新字,刊在真科乃多庙岩山之上)。

  圣观自在心之子,松赞干布为名号,

  法王台前恭敬礼。”

  如是颂已,王心大悦。念此乃佛教大宝,遂极为虔敬而供奉之。尤以此臣才能出众,深受大王敬重。因之诸余大臣,心生嫉妒,乃广为扬言主对于臣下如是敬奉,理有未合。吞弥为除彼等妒慢,故又作如是言:

  “最大功臣我吞弥,跋涉险阻赴天竺,

  身受寒热诸艰苦,投彼婆罗智李敬,

  虔诚恭敬竭忱侍,呈献黄金财宝礼,

  乃示难获文字义。为除疑难亲指授,

  善巧学习字韵母,梵文字母凡五十,

  扶创藏文三十字。心既获得真通晓,

  立能了解诸功德,现世欢喜后世乐,

  边鄙吐蕃邦境内,人中善巧兹初至,

  我乃除暗大明灯。我主住世如日月,

  同僚臣辈谁如我,雪邦吐蕃众庶民,

  感我吞弥恩岂小。”(原注:此吞弥之傲慢。)

  如是言已,诸大臣等,彼此相视,妒念全消。

  斯时,大臣号称为三百人。(原注;内外中三大臣名号均载于《大遗教史》中。(原注:所谓)最极有名大臣十六人,不可或无之大臣四人,被等乃服侍于王之身口意等及管理内外中一切事宜之人也。以此菩萨苗裔之人为首共有大臣三百人也云。此中又分为外臣六赞,内臣六桑和四谋臣等。内臣六桑者:楚季纳钦·仁桑(298)(原注:昌诸人)(299)。向布·杰季昌桑(300)(原注:霍尔人)。觉若·日比格桑(301)(原注:觉若氏)。拉斯·肖布登桑(302)(原注:康人)。嘎伊聂敦·丕桑。(原注:甲玛亚堆人)(303)。贝江·白季勒桑,(原注:亦称为贝季吉塔仁摩。如是等百位大臣,侍王左右,执掌内务者也。外臣六赞者:穹波布拉桑赞,(原注:北方绕地穹波人)。朗赤得拉赤赞,(原注:亚堆人)。木赤多吉朗赞,(原注:彭城(304)杰瓦人)。亭格绛曲巧赞,(原注:吉巴)(305)。塔巴鲁伊白赞,(原注:琼结人)(306)。绒波·楚季德赞,(原注:亚隆孙巴人)。如是等百位大臣,作诸外相也。

  东自汉地及木雅获致工艺及历算等学,南自天竺翻译佛教妙法,西自索布(307)及尼婆罗开启食物财宝受用之宝库,北自霍尔及玉格热(308)等地取效法律及各种政务之施设。总之,征服四方,受用其财富,几为南赡半部之转轮大王也。

  又吞弥桑布札(原注:吞隆(309)热噶瓦人),噶尔·东赞域宋(310)(原注:堆隆让巴人),止塞汝恭顿(311)(原注:止贡巴),聂·赤桑,(原注:娘舍瓦人)。和羊敦

  (312)等地位相等之一百大臣,秉承王命,又制定十善法律如下:

  使行善者得赏,作恶者受惩,在上者受法律之制约,在下者得因法律而受保障。设四部兵马以为禁卫。谷水蓄为池沼,滩水导入沟渠。立度量衡器,开田畴阡陌。教民习书,马饰文彩,创兴礼仪。争斗者罚金,杀人者依其伤轻重抵罪,盗窃财物者罚赃物之八倍,并追还原物为九。通奸者断其四肢,流放外境。诳语者割舌。使民皈依三宝,恭敬诚信不疑。孝顺父母,报答慈仁。於有恩者及父叔长辈勿拂其意。以德报德,承顺上流者和贵种族人之意志,勿加违拗。凡诸行事,宜以正人为楷范。读经书,学文字,明其义理。深信业报因果。对纯不善品,应有所忌惮。助汝亲友及邻里,不为损恼。品性端正,心存忠直。酒食有节,知耻存礼。依期偿还债务。勿用伪度量衡器。非受命或委托之事,不应干预。有所筹谋,应有主见,勿听妇之言。若值是非难决之事,宜凭地神护法为证而为发誓。诸如是等,均仿照〔佛教之〕十善法,在机雪雄热(313)制定藏律二十条,王臣等均加盖印信,则行颁布,使全藏区如日光普照焉。

  如是颁行,王臣民乐。佛教光显,邦政大张。

  依教立法,庶民咸遵。神为人主,普天同泰。

  民强马速,福报齐天。心向佛教,未现两安。

  息免争诤,咸识父母。普学文字,宏扬佛教。

  除祛恶友,护十善宝,尊为顶宝,照耀福日。

  皆为化身,无徭赋役。上天空界,现八福辋,

  下界大地,开八瓣莲,中央山谷,具八吉祥。

  花草树木,遍欢喜园,一切羽禽,歌声啼亮。

  山河大地,六种震动,诸天神众,雨妙曼花。

  札拉花园,吉祥欢喜(314),胡桃树下,浓荫之中,

  最大法王,升登宝座,智勇机变,诸臣围绕,

  吐蕃庶民,环拱外周。虹霓为幕,具诸色彩,

  空张如盖,旋罩王座。葡萄蔗糖,诸精美食,

  具足百味,并诸珍肴,蒙王赐食,诸眷皆足。

  最大法王,解闷娱乐,令戴面具,歌舞跳跃,

  或饰犛牛,或狮或虎,鼓舞慢舞,依次献技。

  奏大天鼓,弹奏琵琶,还击铙钹,管弦诸乐。

  焚阿伽陀,旃檀妙香,芬芳馥郁,香风缭绕。

  张悬幡盖,琉璃瓔珞,诸色绫幔,挂满天空。

  如意美妙,十六少女,装饰巧丽,持诸鲜花。

  酣歌曼舞,尽情欢娱。欢庆安乐,法律颁行,

  藏族人民,驰马竞赛,每株树梢,各悬绫旗,

  至上法鼓,竭力密敲。契合十善,建立法律,

  契合五欲,增益受用。此有雪邦,方域之内,

  十善律法,光如日月,遍照雪岭,吐蕃境上。”

  大臣吞弥自天竺改制文字,赞普因之建立十善法律品第十章竟。

第十一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自天竺及尼婆罗迎请法王本尊佛像(315)

  复次,化身大王心自思维,我为于此有雪边地利益众生,应当修造一本尊佛像。其质若用金银等宝为之,则未来际,众生福薄,恐至劫末有毁坏之虞。用土石为之,质又下劣。用木料为之,易于碎裂。我兹修造本尊圣像,究以何质为佳。思索不获,启请于圣者(316)之前。天方黎明。如来菩萨,声闻圣众,并天神天女等,如云会集,来于对面空中。圣文殊菩萨及圣普贤菩萨二者,手执宝瓶,充满甘露,为王准项,并赐沐浴。请佛为赐加持话菩萨等为颂吉祥颂赞,诸天神天女,由云隙中,显露半身奏诸天伎乐,并雨妙花。顷刻之间,自王身中,放诸光明,使边地雪域,悉为光明所覆照,随类示现变化之身。以各各身,利益有情,令此边土,顿成宝洲。尔时天众同声对王而作是言:

  “具菩提心化身王,普利黎庶汝人主,

  若以诚敬迎本尊,作为培积福德处。

  在彼天竺之南邦,名僧伽罗海岸边,

  自成喀萨巴像后,大象所卧沙地下。

  由彼蛇心旃檀木,自然生成观世有,

  甚为希有宝在此,其像则为王本尊。”

  如是说已,诸相即隐。尔时王心思维,若迎本尊身像,似非凡人所能胜任。将遣一化身往迎之。于刹那顷,由王眉间白毫光,变化成一比丘,名阿羯热摩地尸罗。头上现有无量光如来像。变化既成,遂遣其往迎本尊佛像。

  复次,此化身比丘,以神变力,来天竺南方至卫足城(317)。此处有王名优婆罗格撒,其先世信奉内道佛法,后世改信外道宗教。每日杀五山羊,祭祀大自在天神。王宫左方,有大梵塔,曾为过去拘留孙佛(318)所开光,塔名莲花轮。於是化身比丘即于此塔之塔瓶侧旁空中,结跏跌坐,旋绕于塔。适王在楼中望见,惊为希有,遂请比丘来于宫中,比丘不应。王再三敦促,比丘遂言:“如我所言,君能听纳,即赴王宫,否则不往。”王云:“凡比丘所示,定当如命。”遂迎入王宫,供养承侍。比丘谓王日:“王先世乃信奉佛教者,后始变为外道,若依内道佛教之行,应当皈依三宝。”王即允诺,如是遵行。比丘又云“大王当修建造一百零八座佛宇,各佛宇中造蛇心旃檀及葛西夏(319)旃檀之佛身一百零八座。”王对日:“蛇心旃檀,在色究竟天上(320),我无力往取。葛西夏旃檀,在马拉耶(321)之北方,为有毒恶蛇所缠绕,我亦弗能往取。至若修造百零八座佛宇,力尚能及也。”比丘复言:“蛇心旃檀,我所论知,当往采取,君可派遣从人,执持器械,同往取之。”于是王臣施主客僧,上下人等,同往僧伽罗海岸,在石喀萨巴哩佛像后面,有众多大象,卧于地上。时比丘言“此诸大象中有一面向东方,鼻红,后颈心窝有黄胆珠者,蛇心旃檀即在其下”。王问:“大象之下,云何能有旃檀?”比丘答云:“当炎夏烦热时,凡旃檀所在之处,便多凉爽,即旃檀树叶,亦可解除热苦。彼诸大象能识旃檀在于何处,当烦热时,恒往就卧其上故也。”于是驱散群象,开掘其下沙土,果有一蛇心旃檀之茎干。王又问曰:“人间本无蛇心旃檀,何此处独有?”比丘答言:“昔拘留孙佛来此世间,有一声闻罗汉,以神变力,往色究竟天处取得蛇心旃檀之果荚,荚中有果实四粒,以三粒供养拘留孙佛,以一粒供养觉阿喀萨巴哩,置于佛像顶鬘之中,经风吹摇,落于佛像身后。此物落地,为土掩盖,当十五夜,诸空行母(322)以甘露倾灌,藉此滋润,遂茁苗芽。当拘那含牟尼佛(323)来世间时,此树开花。迦叶佛(324)来世间时,此树结果,释迦佛来世间时,即成巨树。释迦佛灭度时,此树仆地,渐为沙土所掩也。”乃由沙土下掘出此树,截断树枝。此树干有四裂缝,由彼中放射无量光明,照显一切世间。随后复融合入于树干,乃出声曰:“缓徐断之。”遂将树干截为四分,其中现一圣观自在菩萨如意宝像,具有十面,三文面七武面,能成息、增、怀、诛四种悉檀(325)。其上复有阿弥陀佛,根本十手具足印契手相,光明白毫,照射十方。将此旃檀断为百零八分,造百零八尊佛像,迎住于百零八座佛庙中。其后又往取葛西夏海檀时,随合时机,示以席香等物,遂将葛西夏旃檀取得,其作法亦如上说。

  复次,比丘又于莲花宝塔瓶中,取得七世如来之舍利一升,重复封固。旋至海洲边,见每茅草上坐有一佛,遂取茅草一束。复至泥莲禅河岸,见每粒沙上,坐有一佛,遂取此沙一折。于是比丘乃将由蛇心前擅自然生成之观世音菩萨,葛西夏斌檀木,菩提树枝,泥莲禅河之沙,吉祥茅草一束,八大阿兰若(326)之土,诸如是等天竺圣品和本尊佛像迎请来于藏地,呈献于王,王心大悦。

  复次,王又作如是念,南方尼婆罗地,尚有秘密化身像,甚奇希有,能为后世有情作诸饶益所依。乃向本尊前叩请,即由自然生成像中,放一光明,往尼婆罗境,循其光向而为瞻望,见天竺尼婆罗间,有一大森林,林中有河利渡植树干,光芒四放,照射十方,自然出现四昆仲佛像。复造化身比丘前往迎请。尔时比丘至孟域(327)城,见此城中,疫病流行,使其多人,皆罹死苦。复至一处,名扬布亚格城,又见癫病流行,使其多人,皆罹死苦。复次又至天竺与尼婆罗二地接壤之处,见有恶耀,于刹那顷,使其多人皆罹死亡。到彼林中,又见一牧童,放牧甚多水牛。此水牛中,有一具足善缘之牛,白昼恒至山上林间,绕二十方放光之河利旃檀宝树而行,旋放其乳。入夜,牧主语牧童曰:“汝窃我牛乳”。牧童答曰:“我未窃乳,惟此水牛白昼常去山上林间。”翌晨,牧童与牛主二人同往林间观之,见此水牛正统一十方放光之河利旃檀宝树,旋行旋放其乳,咸以为异。于是化身比丘知王之本尊旃檀佛像,将从此出。即以斧伐檀,彼时昆仲四佛像均开口发言。其上方者出语云:“缓徐伐之,置我于孟域城中。”如言开剖,其中自出一圣哇底佛像(328)。又闻其下方者出言云:“缓徐伐之,置我于扬布亚格城中(329)、”如言开剖,其中自出一圣武冈佛像(330)。又闻其下方出语云:“缓徐伐之,置我于天竺与尼婆罗之间。”;如言开剖,其中自出一圣甲玛里佛像(331)。又闻其下方出语云“缓徐伐之,我将往藏地有雪邦土,为藏王松赞干布之本尊”。于是圣哇底像迎住于孟域城,圣武冈像迎住于扬布亚格城。圣甲玛里像迎住于竺尼边界之处。由于三尊佛像安住加持之力,诸大城市之三种非时死灾,皆得免除。

  于是,化身比丘将圣罗格肖热(332)像,即现供奉于布达拉山顶之喀萨巴哩,佛像迎请来至藏地,献于赞普松赞干布。赞普大悦,乃拜谒本尊圣像。自念今后利益有情,应无障难矣。此后化身比丘阿羯热摩地尸罗,复化为光明,仍融入于法王之眉间焉。

  自天竺及尼婆罗迎请法王之本尊佛像品第十一章竟。

第十二章

作者:索南坚贊 著 刘立千 译

  迎娶拜木萨赤尊公主

  复次,化身王又复作念,我于此有雪邦土欲宏扬大乘佛法,但世尊身像一在天竺,一在尼婆罗一在汉土。凡此三像所在之处,大乘佛法则能显扬,因此必力求迎致此三身神象。旋于自然生成之旃檀像前恭敬祈民即由圣像心间放二光明,一往东方,一往西方。循其所向西方而观之。见西方尼婆罗土,有五名提婆拉,公主名赤尊,身色莹白而具红润,口出诃利旃檀香气,并能通达一切文史典籍,若迎娶之,则世尊寿八岁之身像并一切大乘佛法,皆可输入牧容又循其光明向东观之,见汉土唐主太宗之女公主,身色青翠而具红润,口出青色优婆罗花香气、且于一切文史典籍无不通晓。若迎娶之,即世尊寿十二岁之身像并请一切大乘佛法皆可输入吐蕃也。

  王乃超凡之圣者,凡心所思,即能如是现于梦中。翌晨,请臣前来朝礼,启白于五:“赞普得无有恙耶,福躬轻快否?圣心安适否?”如是同声问已,王即告言;’‘我甚安好,惟夜梦娶西方尼婆罗王女美妙公主及东方汉王女美妙公主二人为妃。”伦布噶(333)白言:“王梦中所现二位公主,我等臣下当力谋迎致,诸如以梦事再告他人。”伦布噶又请众日:“韩等内外中大臣,应携聚会酒食和畜肉一腿,明晨聚集于扎拉乃乌塘(334)之胡桃树下,大王宝座之前,共相汁议。”翌晨,为首六臣聚会时,其中二人各携肉一腿,二人各携肉一肘。一人携来胸腔,一人携来民部,共同携来畜肉六方,诸肉并合,即成为一整体肉腔。吞弥乃言:“因缘甚巧。今日之会,勿须再议,彼此心意,极相契合,心有所愿,必能称遂,然仍宜善为筹划。”噶云,“固当善为筹计,但我等主,年已十六,别无厮称堪能辅王理政者,惟尼婆罗王有一美妙公主及唐主有一美妙公主,此二人当迎娶为妃。”众皆称善。筹议已决。于是噶至王前白云:“先当迎娶尼婆罗公主,请王施令。”王赐以金币五枚,谓以此作为公主聘礼,并示之曰:“彼时尼王将连续提出三种不同询问,尔时便依次将此三种答复上呈,应无失误厂’即授与缄札宝匣三只,并赐当时所需之饮食衣服饰用诸物,复以马、骡、骆驼多头作为负载而遣之,并嘱语云:“如行经险峻道途。可启请怒纹佛母(335)而行”。于是臣噶辞王,借同僚属一百骑,携带所赐行装物品,驱赶骡马,向尼婆罗进发,直抵尼地宝洲柯博鲁城,提婆拉王之王都焉。

  先遣人通报于王,旋获谒见。即将金币五枚献作觐仪,复将琉璃宝销上嵌朱砂宝珠一袭,献于座前。噶启白日:“大王此琉璃宝销,具有无量功德,设遇人畜瘟疫之时,身着此销,绕行城市一周,则人畜疾病,立即消除。若遇霜冻冰雹,身着此销,绕行田间一周,则霜冻冰雹立即制止。若逢战争,衣此销作战,决能获胜。南赡部洲,无有宝物能胜此销,其价值亦无可计量,以此极作公主聘礼。王之美妙公主愿赐命许为我吐蕃王妃”。王云:“汝赞普之心得勿为魔魅所惑耶?想其神思错乱矣。朔自迦叶古佛以迄于今,孤之王统未尝衰替,尔主何堪为匹。姑念汝等系远道来者,今可速返藏地,往询尔主,能否以佛教十善建立法律。若能,则许公主,否则不许。”于是东赞取王所赐三缄札宝匣中之为首一匣,献呈王手。王启视之,乃于碧绿纸上以黄金书写,作尼婆罗文,内云:

  “汝尼婆罗王有十善法律,我边地之王虽不如尔,尼王汝喜十善法律,但许公主,我可变化五千化身,于一晨顷,立可建立具足十善法律,此非甚奇希有之事乎!若如此行,不得公主,我将遗变化军旅五万,杀尔王,掳公主,劫掠一切城市而后已。”王颇惊惧。然内虽惊惧,仍强作镇静之态曰:“汝等赞普,无乃太夸。汝可返藏问其有无修建佛字之能力,有即许婚公主,否则不许。”噶复以赞普所授第二线札宝匣献呈王手日:“唯一大王!尼藏之间,道路迢远,若每一书函均须往返奔走,则无迎娶公主之途矣。王之所问,具答于此,请大王启而观之。”王阅其函中云:“汝尼婆罗王有建佛宇能力我边地之王虽不如尔,尼王若喜建佛宇,但许公主,我当变化五千化身,修建一百零八座佛寺,其门皆令向于汝方,此非甚奇希有之事乎!若如此作,不许公主,当遣变化军旅五万,杀尔王,掳公主,并劫掠一切城市而后已。”王愈惊惧。

  彼内虽惊惧,仍强作安稳之态曰:“汝等赞普何太夸妄。汝藏地有五欲受用否?有即许婚公主,无即不许,今可返回询之。”噶又将王最后所授缄札宝匣呈于王手。‘每一书缄,何劳往返一次,王所问者,具答于此,请王启阅”。王发视之,内云:“尔尼王有丰盛受用,我边地之王虽不如尔,若喜财宝受用,但许公主,我变化五千化身,可造金银珍宝,绫罗严饰,珍馈饮食一切受用,无量无边。特于四门,设四商市,悉摄一切边土财货,汇聚我门,使具足受用,此非甚奇希有之事乎!若如此作,尚不许公主,即将造五万化身军旅,杀尔王,掳公主,劫掠一切城市而后已。”王心思忖,赞普之言,殆不虚妄,必能如是而行,颇为惶恐不安。心已暗许遣嫁公主,因此面带愁容,闷坐宫内。公主问日:“父王何事愁恼不安?”王父曰:“汝将往为吐蕃赞普之妃。”公主曰:“彼地荒凉,无有佛教,受用匾乏,且远离父母兄弟,山川险阻,我不欲往。”王父曰,“汝定当去,勿作是言,吐蕃赞普乃化身之王,似有神通变化,我所问难,使臣未返其邦,立呈复函。若知汝不去,即遣五万化身军旅,杀我,掳汝,并劫掠一切城市而后已,故须前往。”于是公主便作是念,我将远离乡土,而往彼吐蕃其地荒凉,又无佛法,远离父母兄弟,山川险阻,然父命又不可违。行念及此,不觉泪垂,遂自父曰:

  “嗟我唯一之父王,边区雪域未调化,

  无有佛法黑暗洲,人品下劣罗刹种,

  饥贫贪婪饿鬼城。汝女若必往彼地,

  父供养尊如意像,见、闻、念、触德难量,

  不动佛像请赐我(336)。能仁补处弥勒宝(337),

  相好状严利乐源,弥勒法轮像赐我。

  旃檀度母大悲心(338),能除违难请赐我。

  达夏提瓦、热达纳(339),能除藏贫请赐我。

  出生财物享受宝,取用饮食如甘露,

  此琉璃钵请赐我。有雪邦上饥渴乡,

  请多赐我财宝藏。有雪邦土寒冷域,

  请赐终身温暖服。如此边鄙之吐蕃,

  我之行仪当如何,唯一父王祈教我。”

  泫然涕泣,说此伤心辞语。王亦由衷发出爱怜之语云:

  “痛如我心尔爱女,号称吐蕃地殊胜,

  山高地净雪岭颈,凉而温暖如天庭。

  甚奇希有利乐源,四江横流木葱笼。

  出产五谷并请宝,牲畜满野草如酥。

  赞普天神臣菩萨,虽无佛教有王法,

  如此佳地女其往。我之本尊不动佛,

  尊胜弥勒法轮像,南赡世寿二万时,

  竺王积栗(340)作本尊,会集诸种珍宝聚,

  亲承迦叶佛开光,神变天匠所铸造。

  最初造成弥勒轮,次造不动金刚尊,

  甚奇希有相好饰,为善信造利乐根,

  见、闻、念、触德难量,尽此大地无比伦。

  为未来众积福德,人天本师释迦佛,

  授记所造八岁身,尔时光明遍世界,

  诸天花雨落缤纷。今此具德胜所依,

  我虽珍爱如眼珠,为尔娇女我舍之。

  尊胜弥勒法轮像,度众向善我舍之。

  自生旃檀度母像,八种灾难与留得,

  能悉化解增安乐,为尔娇女我舍之。

  宝贝达夏及热纳,除贫乏苦我予汝。

  珍宝欲求来源藏,即此琉璃大宝钵,

  能雨饮食甘露雨,除饥渴苦我予汝。

  金银宝物续罗饰,大象骆驼骡马载,

  其他所需资具等,凡所求者皆与汝。

  名门如意十美女,遣为侍婢伴从汝。

  吁嗟,难忍割离女,心腹之言善记取,

  有雪邦土王宫内,与诸臣庶相处时,

  汝之行仪应如是。”

  王语至此,又为公主详为开说一切所需处世之道。王更重赏童使,并设筵宴,极为隆重。惟觉阿与慈氏二像,若造车载,道路难通,欲置于驮马背上,负驮牲畜均不胜任。乃忽出现二白色变化犏牛,堪能负载。遂将觉阿与慈氏二像,分置两犏牛背上,赤尊公主乘一白骡,偕同美婢十人,连同负载珍宝多骑,吐蕃使臣为之侍从,遂同向藏地而来。尼婆罗臣民皆送行至于孟域之间。

  传闻牛马行于崖水相逼之狭谷,曾下卸其负载,以肩荷诸宝,接险而行,佛像等亦下骑步行云。过狭谷后,仍将诸物负载于骆驼象骡之背,诸神像等亦各觅其乘骑而骑之,抵于藏地。斯时,藏中臣民众庶,各执乐器,前往迎亲,颇极一时之盛。

  复次,王来欢宴之处,与赤尊公主相见。于此有三种不同见相:在十方如来境界中,见王与王妃二人,以行十二佛事之相,利益一切有情;在十地菩萨境界中,见圣观世音菩萨变化为藏王松赞干布,怒纹度母变化为尼婆罗赤尊公主,作利益一切有情之事,然在世俗凡夫境界中即见王与王妃二人,交杯合音,对搓牵丝而已(341)

  复次,王与王妃及诸臣下住宫内时,王常于本尊前,献诸供养,并作祈愿,而不外出。赤尊公主自作念言,藏王英俊神武,具诸才能,然绝不外出,定有边患之虞。今当谋一善策,以防未然,念此琉璃钵盂,向之祈请,即能出现无量酒食,可施于藏地众庶,使其充为役使,即能修建一大城堡。念已往白于王。当即召集大伦等内外诸臣,咸来聚议。尔时琉璃钵中,满盛诸种食品,置宝台上,发愿祈祷,则所欲酒食皆自然涌出,普施藏民。定于阳木羊年(342)为新城堡奠基。墙高约三十版土墙重叠之度,高而且阔,每侧长约一由旬余(343)。大门向南。红宫九百[九十九](344)所,合顶上赞普寝宫共计宫室千所。飞檐女墙,走廊栏杆,以宝严饰,铃声震动,声音明亮,建造堂皇壮丽。论其精美,则等同于大自在天之胜妙宫殿,视无厌足,诸宝严饰,并以各种绫绸,作为采帷梁洛,美妙如意;论其威严,则等同罗刹城邑,楞伽布山(345)。诸宫室顶,竖立刀枪剑矛,每十长矛,悬挂红旗,而以采线连系之;论其坚固,设有强邻寇境,仅以五人则可守护。又南方城垣,掘有城壕,深约十排(346),上铺木板,再上铺以火砖,砖上仅纵一马,即有十马奔腾之声。其南方仿霍尔人城堡之式,建扎拉扎喜宫(347),作为赤尊王妃之寝宫,高达九层,宽敞雄伟,建造布局,极尽精美之能事。王宫及后妃宫二者之间,通以铁桥,桥下漫拂炫目,铃声煌销,王与王妃相互往来其间。如是王宫妙丽庄严,世绝其伦。修造完竣,王与臣民,大作庆会云。

  迎娶拜木萨赤尊公主品第十二章竟。

  评论这张
 
阅读(28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